現在他已經是後悔的,腸子都已經悔青了。

如果上天能夠,給他再來一次的機會,他絕對不會在招惹葉天傾,甚至會在見到葉天傾的剎那。

就立即躲開,躲得遠遠的,絕對不何其發生衝突,矛盾。

「對不起,對不起,我知道錯了,我該死,我真的該死。」

「啪,啪……我該死,我該死啊。」

「啪,啪!」

他拚命的掄動耳光,朝著自己的臉,拚命的抽著。

所有人的目光,看向餘暉,全部都帶著幾分同情。

他們覺得餘暉也是夠倒霉的。

招惹誰不好,竟然招惹到一位隨手就能拿出十個億現金流的超級大佬,這不是自尋死路嗎。

「餘暉!」

葉天傾忽然開口。

轟!

餘暉在聽到,葉天傾喊他的名字之後,整個人就彷彿是炸開似得。

他猛地抬起頭來,看著葉天傾無比的緊張。

「原本那我打算教訓你一下,讓你長點記性。」

「但現在,看在你這般乖巧,這般知道自己錯了的情況下,我可以饒你不死。」

聞言,餘暉登時狂喜。

他瘋狂磕頭,連連道謝。

「謝謝葉先生,謝謝葉先生,我給葉先生磕頭了,你就是我的再生父母啊,我給你磕頭了。」

餘暉狂喜,瘋狂的磕頭感謝。

再這個時候。

尊嚴,面子?

那全都不值一提,都是丟進臭水溝里的垃圾,

只有活命,那才是最真實,最有用的。

餘暉在聽到葉天傾說,可以饒恕他一條狗命的時候,就已經喜極而泣,高興的失去理智。

「滾吧,不要在這裡煩我了。」

葉天傾擺手。

「是,是,小人這就滾,這就滾。」

他感恩戴德的離開。

餘暉和蘇宇,全部都離開了,全場一片死寂。

此刻!

葉天傾就是全場的焦點,大家誰都不敢在言語一聲。

參加今晚慈善晚會的這些人,身價少一些的那,也有幾千萬的身家。

厲害一些的人物,全部身價也就十幾個億,二十個億左右。

可那怕是身價二十個億。

他們在面對葉天傾這種,隨手就將十個億捐出去的超級富豪,而且還是有著如此龐大現金流的超級大佬。

他們在其面前,也是不敢嘚瑟的,完全就是大氣都不敢喘一聲的那種。

「都放鬆一點,無需這般拘束。」

「你們該吃吃,該喝喝,該聊天的那就聊起來。」

葉天傾也沒想到。

自己竟然能震懾的全場都不敢說話了,當即無語的開口說道。

讓他們都表現的自在一些。

「清雪,咱們出去透透氣吧。」

說完后,他又看向沈清雪說道。

他也知道,自己在這裡待著的話,就如同是猛虎待在羊圈裡,周圍的這些羔羊肯定是不敢像是平日里,那般自在的。

所以他便是在徵求過沈清雪的同意后,拉著她走了出去。

然而!

他和沈清雪前腳剛離開,後腳宴會廳內,就爆發出山呼海嘯般的震驚聲音。

「我的天哪,那位大佬到底是誰啊,隨手就是十個億,這樣太牛了吧。」

「是啊,是啊,那蘇家和余家的兩位大少爺,直接被壓的跪地求饒,這真是超級牛的大佬啊。」

「這樣的大佬,真的是閃閃發光,我什麼時候也能這麼啊。」

「那位沈小姐,真的是太幸運了,竟然能有這樣的男朋友,我好羨慕。」

「我也好羨慕,好想知道這樣的男朋友,未婚夫去哪裡能領得到。」

「話說,那位葉先生隨手捐款十個億,就想著咱們花市十塊錢般簡單,估計他的身價得幾百億了吧?」

「幾百億,呵呵……至少也得是千億起步。」。 斥候們動作非常迅速,第一時間下山,將消息告訴了秦風。

秦風聞言,心中狂喜,立即安排戰士們準備防守。

……

果然,幾個時辰之後,迪斯工會大軍就從裡面沖了出來。

他們的汽車,坦克,火炮,全都沒有了,只能徒步衝鋒,憑藉手裡的槍支突圍!

這些輕武器的力量根本不足以突破秦風精心布置的防禦。

更關鍵,是在懸崖兩側時,秦風留下了一千名貴戰士進行伏擊。

「他們來了,準備,開炮!」

林恆負責在懸崖上指揮。

看到對面的大軍衝出來,他毫不猶豫下令開火。

轟轟轟!

頓時,數十門火炮同時開火,對著峽谷下方一陣猛烈炮轟。

大地被炸的轟鳴巨響,一塊巨大的石頭被轟得碎裂,碎石四處濺射開來。

剛發起的第一波突圍,迪斯工會的軍對就出現了極其慘重的損失。

先頭部隊被火炮炸得灰飛煙滅,除此之外,懸崖上還有機槍掃射,子彈如同密密麻麻的大網,將前面的軍對全部籠罩了下來。

幾乎是一個照面,迪斯工會這一邊,就損失了數百人之多!

儘管早有準備,看到這一幕,安頓依舊心痛的滴血!

要知道這些可都是他親手培養出來的戰士,是迪斯工會的王牌。

現在卻被當成炮灰!

「現在你們看到結果了?」

安頓怒極反笑,朝著身邊幾個家族將領冷冷道。

幾個將領也都選擇了沉默,眼前的畫面,讓他們觸目驚心,簡直就像是地獄一樣!

幾百人的先頭部隊衝上去,連對方的衣角都摸不到,直接就被轟的沒了影。

然而,沒有一個人站出來開口組織,到了這一步,他們已經沒有退路了。

強行突圍出去,是唯一活命的希望!

轟轟轟

炮轟聲還在持續,峽谷之中,不斷傳出迪斯工會戰士的慘叫聲。

他們揮動手中長槍,兵器,可惜,連敵人的身影都碰不到!

這條僅僅八百米長的通道,成了死亡之路。

很快,一千多名迪斯工會的軍對,幾乎全部死在了這條路上……

屍體堆積成了一個小山丘,血水染紅了大地!

眼看著迪斯工會的軍對已經快要沒了,其餘幾個家族將領臉色變得很不好看起來。

這些戰士,甚至都沒有衝到對面去!

而站在他們的角度,都能看到對面還有一堵高牆,那是天地公會修建的戰壕!

「要不,我們投降吧?」

一名統領害怕了,小聲說道。

然而卻沒有人回答他!

以對面這隻軍對統領的做法,根本不可能接受他們的投降。

更何況,天地公會那邊,也不會放過他們!

「殺!」

一名統領忽然怒吼起來。

「是!」

他麾下的戰士得到命令,如長龍魚貫而出,朝著對面迅速沖了過去。

結果,不用想也知道,依舊是碾壓!

無情的炮火從天而降,不斷轟擊在峽谷之中。

這峽谷通道極其狹窄,根本容不下太多人同時通過。

這些想要突圍的戰士,簡直成了活靶子!

不過好在,在丟下無數屍體之後,他們終於衝到了對面。

接下來,面對他們的是秦風早已修建好的戰壕。

「開火!」

秦風冷冷一笑,大手一揮,身後傳出轟隆隆的巨響聲!

一門門火炮展開了猛烈的攻擊。

那些衝過來的戰士,用普通輕武器根本沒辦法抗衡大炮,肉眼可見的,直接就被大炮強力的炮火轟成了肉渣,血肉橫飛!

這畫面,使得盡頭處的統領們,也都是臉色慘白,渾身哆嗦。

「沖,繼續沖!」

「我感覺在送死!」

統領之間,已經出現了不同的意見。

可是他們已經填下去了一大半戰士的性命,現在根本沒有退路可言!

於是,眾人只能硬著頭皮,繼續讓戰士們衝鋒陷陣。

結果,便是一批批戰士衝上去,一批批戰士倒下!

站在通道盡頭,放眼看去,整個通道堆滿了屍體,全都是各大家族,以及迪斯工會的戰士。

殺到最後,連這些統領也加入了戰鬥,奮不顧身帶著各自的親衛兵,想要殺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