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冥眼神閃躲,他知道自己的小私心已經被發現了,楚蕭澈急忙將沈卿檀抱會幻湘的洞中,玄冥也並沒有追上。

「大人,他的蠱毒要解嗎?」幻湘問。

「不用,讓他痛苦幾天。」楚蕭澈看着他冷冷的說道。

「沈小姐怎麼樣了?」

「傷到了元氣,沒什麼大礙,幸好沒有將惡靈渡進體內,不然就遭了。」

沈卿檀此時正假裝昏迷著,聽着他們二人所有的對話。 「騙人,公子若真的想小穎,為何這麼久不來看小穎呢?」女人嗔怪道。

「本公子家中的母老虎哪有美人這般溫柔,今日脫身不就立即來找你了嗎?」

「是嘛~」女人的聲音充滿了魅惑。

「美人你不相信我嗎?那本公子就用實際行動告訴美人我到底有多想你。」沈言說着手又不老實了起來。

整日與蠻橫無理的艾嘉公主相處久了,柔情似水的小穎顯然讓他更加無法抗拒……

房門突然「砰」的一聲巨響,被人從外面狠狠地踹了開來。

床塌上正打的火熱地倆人都被嚇了一跳!

隨即反應了過來~

沈言被人擾了興緻,起身怒氣沖沖地揮開了床幔。

下一刻,正欲發火的他突然結結巴巴道:「公~公主?!」。

待看清楚了正邁步進入房間的人,沈言心中驚駭不已。

「怎麼,駙馬還知道本宮是公主?你竟來婉君閣這種地方,還與這賤人說本宮是母老虎!」艾嘉公主氣憤地質問道。

沈言三天沒回府,艾嘉就找到了這,沒想到在門外恰巧聽到了兩人的對話……

她是不愛沈言,可是她堂堂公主也容不得背叛!

「公主息怒!公主您聽我解釋啊!」沈言此刻真的有些慌了。

他連忙起身抓住艾嘉公主的手臂着急的解釋。

「你二人赤身裸體於此,有什麼可解釋的!」艾嘉氣極,她是真的沒有想到這沈言竟然如此的不要臉。

做出這等讓宇文皇族蒙羞之事,還敢大言不慚地說什麼解釋!

她抽出身旁侍衛腰間的佩刀,丟在沈言腳下,命今道:「殺了她!」

沈言沒想到艾嘉會如此要求,殺一個小穎沒什麼,只是此地不宜生事:「公主,臣知錯了,此事我們回府再議可好,到時任賃公主責罰。」

「今天沒得選,要麼你殺了她,要麼你們一起死!」艾嘉公主此時卻根本聽不進去,只是憤怒的盯着沈言。

沈言看着艾嘉如此堅特,心知此事已經沒有商量的餘地,此時不是與宇文家翻臉的時候,可婉君閣應該不會為了一個小小的妓子小題大做……

沈言自以為分析清楚了其中的利害關係,他撿起了地上的刀毫不猶豫地刺向了前一刻還與之柔情蜜意的小穎。

一直默默觀看着這一切的小穎,此刻心中也明了了起來,原來她真的不該相信沈言,不該以為沈言最終會護下她,更加不該因他生了背叛冷獄宮的念頭……

思及次,小疑眼中飛快地閃過了一絲自嘲的笑。

下一刻眼神徒然間狠厲了起來。

眼看沈言手中的刀逼近,小穎一腳踢中了他握刀的右臂,沈言猝不及防,手腕吃痛,手中的刀立即脫手飛了出去。

小穎隨即伸手扯下帷簾迅速裹住身子。

在沈言還未做反應之前,她以手中的匕首劃過保護艾嘉的侍衛脖子,一擊斃命!

艾嘉公主無人保護,下一刻小穎手握匕首狠狠插入了艾嘉公主的胸口——

「不要!」沈言大喊一聲,卻已然來不及阻止。

「你……唔……」匕首正中心口,艾嘉公主完全沒有想到小穎敢對自己出手。

她驚恐之餘,緩緩看向了自己鮮血淋漓的胸口,張了張嘴巴終是沒有力氣再說出什麼,只有大口大口的鮮血不斷溢出,隨後向下到了去,心中萬分不甘……

「你!你竟殺了公主!」沈言看着眼前的一幕,簡直不敢相信,那看着溫柔可人,弱不禁風的小穎竟然會這樣的一面……

或許沈言對艾嘉有過一絲真情;或許作為駙馬,他很想征服用交易換來的公主。

可眼下沈言根本顧不得這些,艾嘉如今死在他的眼皮低下。且不說原先的計劃受到影響,首先根本無法向宇文皇族交代。

若是抓住兇手交給宇文皇族發落,或許還能保住現在的一切,可是冷獄宮的人又豈是好拿的?

果然,鬧出這麼大的動靜,婉君閣的管事兒人很快便出現了。

前面先進來六人分別站在倆側,外面也站滿了護衛將此處隔離開來。

隨即一個身着一襲紅衣,帶着面具,只露出了半張臉的妖魅男子出現在眼前,後面恭恭敬敬的跟着這的老闆林娘,也就是這裏的主事人林媽媽。

小穎躬身行禮,隨即亦恭恭敬敬地站在紅衣男子身後不再言語。

沈言強迫自己冷靜下來,正盤算著這件事該如何處理。

只聽妖魅男子卻先開口了,言語中充滿了諷刺地意味:「林娘,你這婉君閣打理的不錯啊,公主竟然也來此尋歡作樂,呵!駙馬也在~」

「燁公子,您說笑了,奴婢也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那燁公子分明一副玩笑的神情,林娘卻嚇出了一身冷汗。

沈言這下看明白了,眼前的燁公子應該便是神龍見首不見尾,只活在傳聞中的婉君閣幕後真正的老闆,也是冷獄宮的大人物。

「燁公子,在下雲晰國三駙馬沈言,今日之事……」沈言陪笑開口,卻不想被燁公子打斷。

被稱作燁公子的人,沒有給沈言絲毫顏面,淡淡的說道:「今日之事,本公子想聽我婉君閣的當事人——小穎講述!」

沈言急了,小穎現在肯定恨死了自己,她嘴裏怎麼可能說出什麼好話來:「燁公子,這般恐怕不妥……」

「有何不妥?駙馬爺還是歇歇吧!」燁公子的聲音有了幾分不悅。

沈言見狀也不敢再說什麼,不管何時得罪冷獄宮的人對他沒有任何好處。

林娘見狀悄悄推了小穎一下,小穎連忙上前將剛剛發生的一切詳細的講出……

「駙馬爺,她說的可有不實之處?」燁公子貼心地向沈言求證小穎所說的真實性。

沈言低頭有些為難,最後也只得實話實說:「小穎所述確是屬實!可她也確實殺害了艾嘉公主,此事在下實在不好向宇文皇族交代……」

「怎麼交代那就是駙馬爺的事了,與我婉君閣何干?!」燁公子笑的一臉人畜無害。 「二十七錘。」蕭炎大吼一聲,這一錘力量已經足夠強大了,不需要挑選破綻了,直接正面迎上了虎掌。

錘掌相碰,蕭炎倒飛上了空中,石動身形一滯,竟然下落了一段距離,現在勢均力敵了。

「二十八錘。」蕭炎再次撲下,石動不閃不避,還要正面抗衡,但是這一次下落得距離更大,然後是第二十九錘立刻跟上來了。

接連三錘,形勢十分明了了,每個人都能看清,蕭炎佔了上風,正面抗衡已經完全不虛石動了。

戰況激烈,進展極快,亂劈風錘法使到了第三十四錘,這一次,蕭炎穩穩在空中停住,反觀石動,下落之勢很明顯了,有點止不住的感覺。

所有人都屏息凝神,要打贏了,身為學員,僅僅是藍銀草魂王,越階打贏一位魂帝級別的插翅虎魂帝,這個戰績,絕對會像風一樣席捲整個天斗城,席捲各大學院。

石動好似完全沒意思到自己處在下風,震翅向上,繼續正面迎擊昊天錘。

「你還能堅持幾下!」

「足夠把你打下去!」

第三十五錘,龐大的力量反饋回蕭炎的雙臂,衣服片片撕裂,直接爆開。&#29233&#9734&#21435&#23567&#35828&#32593&#9734&#119&#119&#87&#46&#105&#81&#117&#120&#83&#46&#99&#111&#109

第三十六錘,達到了蕭炎平常練習亂劈風錘法的極限,而且,練習時每一錘積蓄的力量,可比不上和一位魂帝抗衡后積蓄的力量。

第三十七錘,蕭炎覺得雙臂麻木,感覺都快要消失了,內臟也受到了震動。

石動臉色也難看,這一錘,就快要支持不住,落到地面去了。

第三十八錘來了,石動第五魂環一亮,不敢和蕭炎正面抗衡了,擔心自己等不到他的身體扛不住,先被打到地面。

兩隻幻影虎掌出現,從兩邊迎了上去,中間則是他自己,三面夾擊。

現在已經不是面子問題,而是尊嚴問題,為了不丟掉,只能使出全力了,被一個魂王級別的學員逼到這個地步,甚至於可能會輸,石動光是想想就快要瘋了。

面對這一下三面夾擊,蕭炎持錘憑空一擊,借反彈之力強行把身體以奇怪的軌跡離開,下一刻就立馬追了上去,第三十八錘中。

「現在都能躲開,這傢伙這麼瘋,難道你的身體真是鐵打的嗎?」

石動先是一擊落空,再是慌亂中抗住這一擊,這一下離地僅僅只有兩米高,而且在空中停滯了接近三息,才向上飛起,然後就迎來了第三十九錘。

這一下碰撞,蕭炎嘴角溢出鮮血,雙臂差點握不住了,但是靠著強大的意志力堅持了下來。

而石動也絕不好受,身體素質雖然比蕭炎強悍很多,但內臟也隱隱作痛,而且,真的快要堅持不住了,一旦被打下去,可就不僅僅是受傷的問題了。

「給我下去。」

第四十錘,決定勝負的一擊。

石動大吼一聲,將所有的魂力集中在一起,全力釋放出去。

「轟!」

勝負已分,石動連武魂都被迫收了回去,整個人砸了下來,把地面踩出一個坑,裂紋足足接近十米,灰塵落在衣服上,但比不過難看的臉色,以及嘴角滲出的鮮血。

所有人都驚呆了,蕭炎真的贏了,還是打贏了一位魂帝,這可是插翅虎魂帝,竟然恐怖如斯,這種實力,天斗城各大學院都沒有能和他相提並論的人了,不愧是武魂殿教皇徒弟,不愧是雙生武魂,從現在開始,他的實力就要正式流傳於整個大陸了。

蕭炎在空中噴出一口血,受傷不輕,和一位插翅虎魂帝正面硬悍,不斷蓄力,如果不是憑藉十萬年魂骨的治療能力,身體早就堅持不住了。

蕭炎自空中急速落下,連飛行魂技都維持不下去了,魂力消耗一空。

白沉香召喚出武魂,身上有兩黃一紫三個魂環,躍上空中,將蕭炎接住,眼中淚光閃爍,心痛不已。

「沒事,我不是贏了嗎!」蕭炎臉色笑意很重。

「嗯!」白沉香重重一點頭,眼淚淌了下來。

「誰說你贏了,再來!」石動站起了身,眼睛通紅,魂力在兩掌間波動,一步步走向了蕭炎,竟然不認輸。

「石動,冷靜點!」有老師攔在前面好心提醒,現在繼續下去只會更丟臉。

「滾開,小子,再來啊!」

這一幕,所有人都驚呆了,郝南等人都想破口大罵,如果不是看在他老師的身份,污言穢語早就出來了。

象甲學員們把頭低下去,覺得石動往日里的形象隨風飄逝了,自覺非常丟臉,難以見人。

兩位敏之一族的魂聖出現,一人護在蕭炎身前,一人來到石動面前,憑著速度,一掌呼在他的臉上,打得他翻滾出去,丟下了一句,「無恥!」

象甲學院其他老師看到出現了兩位魂聖,都是心驚,連忙拉住失去理智的石動,別讓他亂來。

這時一位魂聖自象甲學院內部出來了,聲音猶如洪鐘大呂,「全都給我滾進去,呆這裡幹嘛!啊,沒事幹啊!要不要天天操練你們,滾!」

然後狠狠瞪了石動一眼,把他看得頭低下去,「滾回去!」

那魂聖出聲把老師和學員都驅散,來到蕭炎他們面前,看了兩眼說道,「蕭炎,哼,昊天錘,啊,不錯啊!有沒有興趣加入象甲學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