榮東的身子一下子坐直,「這個世界上,果然還是有不隨大眾,心如明鏡的網友。你們看這個標題……《為三大豪門少爺鳴不平!》」

榮東有種見到知己般,看了一眼這個帖子的發布人,是一名叫『夏天的劍』的網友。

『夏天的劍』:你們憑什麼罵人?男男才是真愛,我個人支持三大少爺之間的愛情,我給予他們最衷心的祝福,希望他們白頭偕老,相親相愛,不孕不育,兒孫滿堂……來自熱心網友的祝福。

榮東的臉瞬息間徹底黑了下來。

啪的一聲。

手機直接被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胸口直接氣得起伏個不停,靠在了牆上。

「東子,你沒事吧?」錢步邵急忙問。

榮東看著錢步邵的眼神,突然間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我的媽啊。

他這麼關心我,難道真的對我……

榮東的小雛菊一緊!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克希馬還在激動中,口乾舌燥,拿起杯子咕咚咕咚喝了半杯,才興奮開口:「我們撿到大餡餅了!」

「知道陸細辛么?」克希馬雙眼晶亮,「那是我的偶像啊,就是她提取了芬青素!之前,莫斯醫生幾次三番地聯繫她,想合作開發芬青素,她一直沒有回復。」

「我們以為事情沒希望了,根本不可能了,結果天降大喜,她居然繼承了一座醫院,裏面那個傻掰腦外科醫生還離職了,值此關鍵時刻,莫斯醫生毅然決然地站出,決定去中國幫陸細辛組建腦外科團隊。」

克希馬越說越激動:「原本我們以為只是能拿到芬青素的m國授權,結果陸細辛給了我們一個大驚喜,把整個海外授權都給我們了!」

「天啊,上帝保佑,那個離職的傻掰醫生真是幫了我們大忙了。」

克希馬抓着林景天的雙肩使勁搖晃:「是不是覺得很驚喜,所有好事都趕到一天了,還讓你趕上了。」

傻掰林景天:「……」

傻掰醫生的媳婦白芷:「……」

他們一點也不覺得驚喜激動!

——

國內,也瘋了。

莫斯醫生到國內組建腦外科的消息一出。

曾院長就被一屋子一屋子的簡歷淹沒,原本擔心腦外科黃湯,擔心沒有醫生,這下好了,簡歷都看不完。

那些離職的人也傻眼了,差點哭暈在自家衛生間,一個兩個都打電話找關係,想要回來。

甚至願意降薪。

對此,曾院長只有高貴冷艷的兩個字:「沒門!」

昨日|你對我愛答不理,今天我讓你高攀不起。

閆斌也傻了,握着手機的手一直在哆嗦,揉了好幾次眼睛,不敢相信眼前的消息。

不會的,不會的,一定是假消息!

他關掉手機,打開電腦。

一開機就蹦出一條消息:「國際著名腦外科專家到臨江古氏醫院組建腦外科……」

假的!閆斌關掉電腦。

沒一會,手機響了,是他導師的電話:「閆斌啊,莫斯醫生是去你那個醫院了嗎?你那邊還招不招人,你給我推|薦一下子。」

閆斌:「……」

之後,是父親的電話:「小斌啊,聽說莫斯醫生去你們醫院了?你可要好好跟他學,機會難得啊!」

這回,閆斌終於頹然,趴在桌上,痛苦地一下一下地捶向胸|口。

好疼,心口好疼啊!

曾院長把簡歷交給人事科那邊,自己處理國內幾大醫院和研究所的合作事宜。

幾大醫院和研究所都打來電話,說想要跟古氏醫院合作,派人到腦外科學習。

回辦公室的路上,碰到矮個子醫生,期期艾艾的,表情不自然。

曾院長對他的到來心知肚明,但仍裝糊塗:「怎麼了?」

矮個子醫生很不好意思:「院長,醫院不會不要我吧,我之前做錯了事,態度不好,還——」

沒說完就被曾院長打斷:「行了,別東想西想,好好乾活。」

矮個子眼前一亮,驚喜不已:「院長,您真是寬宏大量。」

曾院長沒說話。

哪裏是他寬宏大量,寬宏大量的是陸細辛。

之前,曾院長還真問過陸細辛,要不要把艾醫生幾個辭掉。

當時,陸細辛只說了一句話:「水至清則無魚,人至察則無徒。」

就是因為這句話,曾院長才決定讓他們留下。 有教官專門教修鍊的?

有人驚喜。

但也有人擔憂,因為「增加生存幾率」幾個字,讓人難免多想。

這時李臨華的聲音繼續響起:「文職人員不用為將來的開荒搶地盤擔心,搶不到地盤的,只要作出貢獻,聯邦親自給你封地,一百平米起步,貢獻越大,分到的地盤越多。」

「關於外星開荒的事情,我在這裏提前說一下,在沒找到真正適宜人類生存的星球之前,所有人都必須服從軍管。只有在找到適宜人類生存的星球之後,各位才能自由活動,屆時圈地搶地盤也好,幹什麼都好,生死看命。」

「但有一點,希望大家一定要記住,圈地之後,無論你們是要建立王國也好,做什麼都好,希望大家永遠記住,你們屬於地球聯邦的一份子,更屬於華夏的一份子,誰若敢脫離地球聯邦,全聯邦共剿之!」

李臨華的話說完了。

但休眠區的議論聲不減反增。

楊明益沒去參與議論,他都快餓死了,可能是修鍊冥想煉身法,對身體能量消耗太大。

他快速爬出休眠艙,看了一眼鐵青竹,見鐵青竹還是那樣青幽幽的,一點也沒幹枯的跡象,便放心的關上艙門,快速朝着用餐區趕去。

因為飛船上的人太多了,用餐區也不小,而且是二十四小時供餐。

楊明益來到用餐區的時候,看到密密麻麻的人在這裏排隊領飯。

而領飯的窗口卻並不是人工服務,而是機械人流水線遞出餐盤,想吃什麼按下按鈕就行。

輪到楊明益的時候,他領了個餐盤,看向出餐口,就見「肉類」、「素菜類」、「甜品類」、「飲料」、「主食」等選項。

他先是按下肉類區域,當即一塊塊紅燒肉從裏面滾出來,還熱乎乎的,香噴噴。

「這是合成食物吧?飛船上應該不可能養豬吧?」

楊明益心中好奇,然後又在素菜類和甜品類、飲料、主食區域,都按了一下,每種都出來一點。

當他還想繼續按的時候,突然按鈕上方彈出文字:「吃完再領,不得浪費。」

好吧。

楊明益端著餐盤,拿了個不鏽鋼勺子,找了個餐桌開始用餐。

還別說,這種合成食物口味竟然還不錯。

唯一的缺點,可能就是不新鮮,但至少沒有異味,這就足夠了。

因為餓得太狠,楊明益幾乎是狼吞虎咽般的將餐盤中的食物吃完,然後又去排隊。

當第二盤食物也吃完,他才終於飽了。

「轟隆隆……」

突然飛船震動,所有人東倒西歪。

周圍的艙壁電火花飛濺。

並且毫無徵兆的,整個飛船內部的重力系統突然失效,用餐區的所有人都飄了起來。

「怎麼回事?!」

所有人駭然失色。

楊明益也臉色發白,死死地抓住固定在地上的餐桌:「飛船出事了?該死!」

要是飛船出事的話,這艘飛船上的六十萬人全部都得死。

現在的飛船可是以五倍光速在飛行啊,真要撞上了什麼,那後果,簡直無法想像!

萬幸的是,這種情況只持續了幾秒鐘,重力系統就恢復正常,所有人下餃子一般落回地上。

緊接着,大量的沙塵像是憑空出現,下雨般的落到所有人腦袋上,衣服上,餐盤上,地板上……

轉眼間,用餐區就落滿了厚厚的沙塵。

「這沙塵是怎麼回事?」

「難道是從外面鑽進來的?」

不少人臉色再次大變:「難道飛船出現缺口了?」

「該死,會不會缺氧?」

一些膽小的人都要嚇尿了,真空中的溫度可是在零下兩百多度,飛船真要出現缺口,絕對要死一大堆人。

不過就在這時,李臨華的聲音在飛船內所有區域響起:「我是船長李臨華,炎黃號剛才闖入了一片星雲區域,飛船受到特殊磁場影響,重力系統短暫失效,但現在已經恢復正常,大家不用擔心。」

頓了頓,李臨華的聲音繼續響起:「至於出現在飛船內的沙塵,大家也不用太擔心,這種沙塵叫星河恆沙。」

「星河恆沙有一種特性,物質在超光速移動的狀態下,會被星河恆沙穿透,炎黃號飛船並非受損。」

「但因為我們不知道這突然出現的星河恆沙是否會帶有特殊細菌,或者致命輻射,所以接下來請大家配合接受消毒檢查。」

「現在,飛船上的清潔機械人開始清理星河恆沙,請大家配合,不許私藏,違者嚴厲處罰。」

「希望大家不要為一己私利,私藏可能會導致炎黃號全軍覆沒的致命物品。」

隨着李臨華的聲音落下,周圍的艙壁開出一個個大大小小的艙門,許多各種形態的清潔機械人從裏面飛出,開始大掃除。

聽了李臨華的話,所有人都是大鬆一口氣。

但也都心有餘悸。

「原來是星河恆沙,不過這種東西……應該很珍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