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這麼一瞬間,皇家學院的學員衝出了幾人,將林玄圍在中間,防止他逃跑。

然而,還未等有人說話,林玄手中的黑羽劍輕鳴了一聲,一道劍芒脫離飛出,直接斬在了其中一名皇家學院的學員身上。

「噗!」

黑羽劍芒無堅不摧,只見那名皇家學院的學員被直接劈成了兩半,鮮血內臟流了一地。

這樣血腥的一幕,頓時將在場的人都驚呆了,尤其是跟在林玄身後起來看熱鬧的普通人,紛紛倒吸一口冷氣。

不過,這只是剛剛開始,斬殺了一名學員之後,林玄並未因此停手,手中的黑羽再次蜂鳴。

唰唰唰!

連續三道劍芒飛出,同時斬向剩餘的三人,皇家學院的幾人雖然震驚,但是實力還是不容小覷的,僅僅是愣神了片刻,便恢復了過來。

眼看著三道劍芒襲來,三人面色滿是凝重,剛剛這劍芒的威力他們都有所了解的,此時不敢有絲毫的大意。

紛紛祭出了自己的武器,想要以此來抵擋,然而他們還是低估了劍芒的鋒利程度,還高估了自己的實力,只見劍芒一閃而過,無論三人的武器還是他們的身體,都被直接攔腰斬斷。

這三人的狀態,比第一個人要慘得多,被腰斬的人不會第一時間死去,而是會在無盡的煎熬中,眼看著自己慢慢死去,這是極其殘忍的死亡方式。

「大成劍修?」

「這傢伙竟然是大成劍修。」

就在這時,觀戰中有人驚呼出聲,此話一出頓時讓現場一片嘩然。

大成劍修在南疆國算是極其稀有的,而且是無數人心中嚮往的存在,也是眾多修鍊方向中,絕對的殺人最乾淨利落的,無論對方如何強大,我只需一劍足以。

而此時,望龍山圍觀的人越來越多,大批人流都向著這裡湧來。

眼看著林玄輕鬆地斬殺皇家學院的學員,眼神中都爆發出不可思議,不是說皇家學院的人都是萬中無一的天才嗎,怎麼會如此的弱小?

就在這時,一位老者突然出現在林玄的身前,正是在黑漠城襲擊林玄的副院長狄培。

狄培剛出現看著一地的殘屍斷骸,目光陰冷的盯著林玄,「你如此放肆,竟然敢來我皇家學院公然打殺,當真以為我們不敢將你怎樣?」

林玄見到老者,心中的殺機更甚,手中的長劍抬起,獰笑著吼道,「皇家學院明面冠冕堂皇,背地裡竟敢陰損之事,抓我妻子以作威脅,當真是好手段!」

「不要廢話了,逼迫我前來,不就是要與我一戰嗎,你們的人都滾出來吧,這點人都不夠我殺的。」

狄培冷冷地盯著林玄,眼神中的殺意暴漲,就在他要動手的時候,身後傳來了一聲冷笑。

「林玄,你還真的為了一個女人前來送死,也不知道你這是愚蠢還是真性情,當我皇家學院這麼好闖的嗎,今日這個擂台就是你的葬身之地。」

話音落下,一道身影從後面走來,正是將葉清靈挾持來的霍鷗。

林玄聽言雙眼微眯,已經知道葉清靈就是這個人擄來的了,眼神中殺意暴漲,身影一閃直接沖向了霍鷗。

霍鷗見此,臉色微微一變,他沒有想到林玄的速度竟然如此之快,不過他的反應也是極快的,身子微微一側,便躲開了林玄的長劍,右腳一記鞭腿踢向林玄的腰間。

攻敵所必救,霍鷗的戰鬥經驗也是極為的豐富的。

。 「嚯。」

「來的還都是老熟人啊。」

望著虛空中來者,趙信眼中不禁露出笑意,一旁的諾雅也抱著肩膀幽幽低語道。

「讓你來有錯么?」

「沒錯沒錯,來的蠻好的,正好也能跟老朋友們見上一面。」趙信咧嘴笑了一聲,還未曾等到就已經迎了上去。

「秋哥,崔姐。」

前來洽談的,赫然是趙信之前在江南認識的兩位秋雲生和崔紅影。

看到他們的到來趙信其實很意外,他回到凡域之後都還沒跟他們見上一面,沒想到會在此次洽談中相逢。

「趙信。」

秋雲生和崔紅影看到趙信也都露出喜色。

「紅影姐依舊風采不減當年啊,這麼多年過去感覺越來越美了。」趙信眉眼中噙著笑意,旋即看向秋雲生開口道,「倒是秋哥,怎麼感覺幾年的時間,讓你變的蒼老了不少啊,瞧瞧這鬢角的白頭髮。」

「小子不會說話就少說點。」

「趙信可真會說話,快多說點,姐姐愛聽。」

截然不同的答覆讓趙信啞然失笑,而秋雲生和崔紅影也極為默契的互相對視。

「幹嘛,我說錯了?」崔紅影不解,道,「我就是喜歡聽趙信說話,說的都是我愛聽的,有問題么?再說了,你就是老了,你也別不服氣啊。」

「得,我不跟你爭。」

秋雲生苦笑著搖頭。

「咳!」正待此時,一聲蒼老不難聽出故意的咳嗽聲湧入趙信的耳畔。趙信也笑著側目咧嘴,道,「誒呀,你這小老頭,咱們倆前幾天剛見面,一個小時前還打了電話,你咳嗽什麼啊?」

咳嗽的赫然是澹臺浦。

這一回的洽談就是由他帶隊,而秋雲生和崔紅影能夠御空而行,也都是澹臺浦以仙元托著才能夠站在虛空中。

要真說實力,他們二位其實武尊的門檻也都還未曾觸碰。

「老子嗓子難受,不行?」澹臺浦反駁,趙信頓時似笑非笑的撇嘴,就跟哄小孩似的點頭,「行行行,誰說不行了?嗓子不舒服記得吃點消炎藥,像你這種年歲已高的,要是碰到點小病也得讓你挺遭罪。」

「我謝謝你啊,沒直接說我得死了。」澹臺浦陰陽怪氣道。

「哈哈哈——」

來的都是熟人,趙信的表現也很自在。其實,在開始的時候他還有所顧慮,如果來的都是他不認識的,他就算替諾雅出面也會比較尷尬。

好在,這種情景並沒有出現。

趙信估計,也有可能是秦香統帥考慮到了這一點,就派遣了幾個跟趙信比較熟悉的人來此。

也在此時,諾雅和眾魔仙迎了上來。

「幾位就是龍國來此洽談的吧,我們已經準備好了房間,咱們不如到下面一面喝茶一面談,幾位覺得呢?」

「可以!」

當面對諾雅和其他魔族時,秋雲生和崔紅影的態度就都出現了跟面對趙信時的一百八十度轉變。

在趙信面前,他們是多年的老友。

表現可以隨意!

但,在魔族的面前,他們必須要拿出大國的風範。而且,此次他們前來是洽談魔族附庸之事,這也是在魔族入侵以來,世界範圍內第一個即將擁有魔族附庸的人族國家。整個世界的國家可能都在關注著此事,他們必須得將此次洽談辦的漂亮,也以此對外展現龍國的實力。

城邦偏殿。

諾雅和眾魔仙坐在一側,秋雲生、崔紅影以及一些隨行人員都落在另外一側。侍者們奉上香茗,輕抿了幾口后秋雲生也直接將事情拉入正軌。

「諾雅王后,我們是奉龍國秦香統帥前來洽談貴國附屬我國一事。」

「不如,咱們就現在開始?」

「可以。」諾雅輕輕點頭,旋即就看秋雲生跟崔紅影對視一眼后,崔紅影就從隨身的公文包中取出一份文件交到諾雅手裡,「這是我們龍國針對此次附庸而做的整理,上面有著我們需要貴國所做之事,以及我國會提供給貴國的扶持,請諾雅王后還有幾位王國仙使查閱。」

將文件奉上后,崔紅影就重新回到座位。

秋雲生也順勢開口。

「有任何疑惑,都可以隨時提出來,我們將會為您做出解答。如果是一些生澀的辭彙你們無法理解也可以說出,我們會以魔族的語言給你們進行翻譯。」

「您,會魔族語言?」

「略知一二。」

旋即,秋雲生就開口直接說了一串流利的魔族語言,聽到這些的諾雅眼中儘是難以置信之色。

「這也是秦香統帥為何讓我和崔執政官來此的緣由。」

「我們都有研習過魔族的語言,就算是貴國不理解人族語言的百姓,我們也可以以魔族的語言來進行交流。」

「這些也都是后話了,你們還是先看看上面的內容。」

「我們隨時為你們解惑。」

落座時趙信是坐在魔族一方的,這也是諾雅的意思。其實,趙信坐不坐在她那影響都不大,但她覺得有他坐鎮會好,趙信也就應允了下來。

但——

確實無趣。

他跟那些魔仙也不認識,至於洽談的內容他也不想多去插手,沉吟片刻他就從自己的座位起身跑到了澹臺浦身旁。

「誒,澹臺老哥。」湊過去的趙信輕喚了一聲,正悠哉閉目眼神的澹臺浦下意識的看了眼趙信之前的位置,發現座位空了才側目發現了趙信的身影,「你怎麼跑這來了,不好好在自己位置坐著。」

「洽談是他們的事兒,跟我也沒關係。」

趙信低語,澹臺浦聽后忍不住扶額。

在如此嚴肅的場景內,還敢四處亂跑串座的,也就唯獨趙信敢這麼做了。

「你要幹嘛?」

「咱們龍國現在都能培訓魔族語音了?」趙信舔了下嘴唇詫異道,「我剛才聽秋哥的發音很標準啊。」

「咱們體系內是有這項課程。」

「你會么?」

「我學那玩意幹嘛?」澹臺浦哼了一聲,「這種事兒就像秋雲生他們這類外交人員學就得了,我一個統兵的學這有什麼用,上陣的時候用魔族語言嘲諷魔族啊?多無聊,殺敵不就得了。」

「你學不會啊?」

趙信突然撇嘴,這話就好似戳到了澹臺浦的心窩子,頓時讓他惱火不已。

「老子懶得學。」

「好好好。」趙信輕輕拍了拍澹臺浦的肩膀,「老同志,不要那麼大的火氣。你什麼時候去的冰雪聯盟做城邦管理局的局長啊,怎麼還不上任?現在你的位置不是都已經被龐偉和徐勝頁給頂替了么?」

「籌備中。」

澹臺浦壓低聲音道。

「特區那本就沒有閑置部門能夠替換,還需要選擇辦公地點,搭建辦公大樓,這不都是時間么?」

「那你現在是打雜的?」

「小子,你要是真不會說話,那你就少說兩句!」澹臺浦惱火道,「老子現在是自由人,還特娘的打雜的,就你會說話是不是?」

偏殿中,趙信和澹臺浦的竊竊私語也一直能湧進其他人的耳中。

但——

看到是趙信和澹臺浦,哪怕就算是魔族的魔仙,也都沒敢多說什麼,任由他們倆在這種嚴肅的環境下私語。

反正互相之間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都是熟人。

諾雅是趙信的盟友,秋雲生和崔紅影又跟趙信都是過命的交情,對待趙信他們都有著很大的容忍度。

而且,這裡也沒有媒體存在。

隨意一些也無妨。

「誒,你能不能小點聲啊。」感受到遠處幾人一瞬的目光,趙信不禁瞪眼,「看不到他們洽談事兒呢,整那麼大動靜。」

澹臺浦:「???」

有臉說?!

要不是趙信來找他,此時的他應該靠著椅子閉目養神,愜意的很。趙信來了,三言兩語就得氣他一下。

現在倒是成了他的問題了。

「澹臺老哥,你最好還是讓統帥部能加快點進程。」趙信輕聲低語,道,「現在冰城有怪事,你那學生也許需要你的協助。」

「怪事?」

「你還不知道吧。」

旋即,趙信就低聲將江佳碰到的事兒說了一遍,聽得此話的澹臺浦沉默了一瞬。

「還有這種事兒?」

「現在你的那個學生要立案調查,需要得到統帥部的支持。現在估計她已經將申請提交上去了,有我的名字在上面,應該很快就能夠得到審批。」趙信壓低聲音道,「說不定,你這個自由人啊,也許會被秦香統帥安排到我那去。到時候,你就不是城邦管理局的局長,而是特別行動組的組長了,這官兒直接低了好幾級,為了你以後的退休金,別說老弟沒提前通知你,你得儘快行動。」

「滾蛋。」

澹臺浦壓低聲音怒斥。

「老子差那倆退休金啊,倒是你說的這事兒有點邪門。監控和熱成像捕捉不到,武聖境看到的都是殘影,那顯然這應該是個仙境以上的生物。你沒有去查查么,以你小子的性格,絕對不會放任你身邊的人有危險而置之不理的。」

「我查了!」趙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