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她心裏面這麼想著的時候。

就聽到陳西西忽然開口說道:「不如讓夢琪做你女朋友如何?」

「噗嗤!」

。 越往裡走他們越心驚,尤其是李元,他上次來的時候這裡還沒這麼多人,現在至少多了一倍。

光外面的人看著就有上千人了。

上次因為裡面的門沒有開,所以李元他們沒有進去,只是在外面看了看,這次陸靈直接驅使著空間從縫裡鑽了過去。

看的出來,當初永樂打造這邊的時候是廢了心思的。

進到裡面,和外面根本就不是一個風格,一入眼就是層高五米的大廳,兩邊擺放了一些真皮沙發。

地面的白色大理石被打掃的一塵不染,中間的承重柱更是被裝飾的金碧輝煌。

不知道的還以為這是進了末世前的五星級酒店大堂呢。

當然,這還不算什麼,最大手筆的是每隔一段距離擺放的綠植。

末世之後,除了變異植物,唯一能見到的綠色恐怕就是蔬菜了,而且還需要木系異能者催生。

永樂卻讓他們來催生綠植,真的是「財」大氣粗。

這棟樓的電力也是恢復了的,電梯正常運行,時不時能看到有人從上面下來。

陸靈他們沒有選擇走電梯,而是從旁邊的樓梯上去。

第二層,一拐角就是一個大型的會議室,此時裡面坐了些人,一看他們就是在商討事情。

陸靈從開著的窗戶進去,聽到了他們討論的內容。

原來,自從他們把永樂的糧食劫走之後,沒多久,永樂就斷糧了。

他們現在吃的,都是這段時間派隊伍出去找的。

然而,外面的食物早已經被找的差不多了,最後剩下的有會有什麼好東西呢?

有的都已經過期長毛了,但是為了生存他們只能硬著鼻子往下吃。

這可苦了這幫人了。

要知道即使是末世之後,他們也沒有斷過糧食。

無奈,他們只得把主意打到清河基地。

清河基地能種出糧食的事他們也知道,他們也嘗試過自己種,但是糧食作物需要長期生長。

用了不少木系異能者,長出來的糧食也是有數的,根本就不夠幾個人吃。

所以,只能想辦法從清河基地弄一些出來。

這不,他們現在就在討論實施計劃。

陸靈他們在旁邊聽著,果不其然,前段時間,那個小隊遇襲就是永樂做的,為的就是搶奪他們的積分卡。

但是他們不知道,李元已經下了命令,積分卡實名,只有本人可以使用,別人不僅用不了,一經發現,還能直接被關起來調查。

他們正討論派多加人手去搶積分卡。

還有人提出拉攏其他人買糧的。

還有給他們下毒,用解藥換糧食的。

有一個人提的計劃,剛剛說出口,空間里的大家差點直接出去打他。

這個人居然想要用計把陸靈綁架,以此為要挾。

而且,他提出的不僅是換糧食,而是要清河基地把種糧食作物的方法告訴他們。

這是知道陸靈對他們的重要性。

但是他們不知道,陸靈對他們來說確實很重要。

那是逆鱗,誰都不能碰觸。

這個提出要綁架陸靈的可以說是犯了眾怒了。

。晏酒酒啞然,她看向一邊的肖三郎道:「這種事你找他就好了,我沒意見的。」

畢竟是肖三郎的表弟,而非她的表弟,她沒有資格決定宋迭的去留。

「嫂子,您太低估您在表兄心裏的地位了。」宋迭無奈道。

若是京城其他貴女被肖三郎這樣寵著,早就飄到找不到北了,但晏酒酒卻一如既往,不忘初心,這是多麼難得的事。

晏酒酒笑了笑,「你去跟他說話吧,我先在這附近走走。」

「那嫂子留步,我先走了。」

目送宋迭離開,圓圓感嘆道:「表公子人真……

《農妃傾天下》第355章終於回家 可是他再難過也不能表現出來,他作為江枝的伴侶,這個時候要更加細心地安慰她。

「孩子以後還會有的,我們以後生好多個,讓你照顧不過來。」莫丞州笑著說出這些話,然後把江枝摟在懷裡,「你要是難過,就哭出來,不用憋著,我陪著你。」

江枝靠在莫丞州胸前,卻沒有任何情緒。

她不知道自己這個時候應該是怎麼樣的一個情緒,她哭不出來,心裡覺得難過卻沒有辦法宣洩。

莫丞州說的話,她聽進去了,卻做不出任何反應和回饋。

「不想哭也行,不要勉強自己,不管怎麼樣我都陪在你身邊,有我在呢!」莫丞州還握住江枝的手,希望這樣能夠給到江枝力量。

江枝深吸一口氣,開始思考今天發生的事情,就這樣默默地想,讓自己能夠思考。

只是想到她那個不能見到世界的孩子,就感覺有人狠狠抓住心臟,怎麼也說不出話來。

今天莫丞州是告訴自己,公司的資金被李然轉移了。

「那公司現在怎麼樣了?」江枝突然想起來,莫丞州現在這個時候不應該在這裡陪著她的。

莫丞州眼神躲閃,不想回答這個問題。

江枝慌了,揪住莫丞州的衣領,問他到底怎麼回事。

「你放心,李然並沒有對公司造成多大的傷害,不然我現在也沒有那麼錢給你住這麼好的病房對吧?」

莫丞州微微笑著,看起來不是撒謊的樣子。

「真的嗎?」江枝雖然還有些懷疑,可是看到莫丞州這樣淡定,也就覺得應該沒事。

畢竟如果真的有事,莫丞州也不能有時間陪她在這裡浪費時間了。

想通之後,江枝的心情稍稍好了一點,只是還是沒有辦法對外界的事情有太大的情緒波動,而且還總是下意識摸著自己的小腹。

這一切莫丞州都看在眼裡疼在心裡,不知道怎麼才能幫助江枝走出這個陰影來。

「孩子以後會有的。」莫丞州只能這麼告訴江枝,換來的也只是江枝一個無所謂的笑容。

手機突然響了,莫丞州看了一眼號碼,是一個他很眼生的號碼,不過他還是去到外面接電話。

可能是工商局的人來聯繫他了。

只不過電話那頭傳來的聲音並不是莫丞州想的,而是一個十分尖銳的聲音,而且他才發現這個號碼是一個虛擬號碼。

「不知道莫總現在的公司怎麼樣了呢?我聽說工商局好像去清算了是嗎?」那邊傳來了輕蔑的笑聲,莫丞州握緊了自己的拳頭,忍住發火的衝動。

「哎呀,都到了清算的地步,想必應該是破產了。」

「還真是同情你呢!辛辛苦苦這麼多年的公司,居然在這個時候破產了,之後打算怎麼辦呢莫總?」

電話那頭的笑聲及其輕蔑,而且說出的每一句話讓莫丞州覺得都是在嘲諷自己。

如果這個時候他還不能想到打電話的是誰,那他失去聖元集團還真是各得其所了。

「計信岩,你到底想幹嘛!」

計信岩笑得更大聲了,「你已經知道是我了啊?我也沒想幹嘛,看到你現在這麼落魄的樣子,我十分高興。江枝現在怎麼樣了?是不是對你很失望啊?」

說完他又笑了起來,越來越像一個神經病。

莫丞州只能緊緊握住自己的拳頭,一點都不想和他計較這些。

「是你指使李然做的這一切,對吧?」莫丞州漸漸冷靜下來,他現在生氣就是掉進了計信岩的陷阱里,他不能讓計信岩得逞。

計信岩沒有狡辯,直接承認了,而且還說出了他這麼做的目的。

也不為了其他,就是要毀掉莫丞州和江枝,讓他們生不如死。

「孩子沒了,你們應該都很難受吧?我再告訴你吧,其實你們的孩子很健康,那個營養不良的報告是我買通了醫院的護士給你們的。」

「那段時間沒少擔心受怕吧?」

莫丞州覺得繼續說下去,他會控制不住自己把手機往地上砸去,但是目前還是要可知自己的脾氣。

他深吸了一口氣,問計信岩聯繫自己就不怕被他找到嗎。

計信岩冷笑了一聲,「你就算能找到我又能怎麼樣呢?你是還覺得自己能對付我?別讓人笑話了莫丞州,你現在什麼都不是,什麼都沒有了。」

莫丞州的呼吸變得急促起來。

計信岩繼續說道:「自己信任的心腹背叛自己應該很難受很絕望對不對?莫丞州,李然一開始就是我的人,是我安插在你身邊最久的一個卧底。這次要是沒有他,也不會這麼順利。」

「我讓他幫我做這些的時候,他可是乾脆的很。」

「對了,他是不是還說了很多好聽的話哄你?說你是他的恩人什麼的?」計信岩又囂張地笑起來,告訴莫丞州這些都是李然騙他的。

現在知道這些對莫丞州來說已經無所謂了。

不過這不意味著莫丞州會放過計信岩和李然。

「總有一天,你會為你今天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我那個還沒出生的孩子,我一定會給他報仇!計信岩,你最好不要讓我有東山再次的機會。」

莫丞州咬緊牙關,「不然我絕對會讓你生不如死。」

計信岩冷哼一聲,「那就等你打敗我,我倒是想知道一無所有的你還要怎麼打敗我!」說完計信岩就掛斷了電話。

這個電話號碼是虛擬的,也查不到ip地址,莫丞州一時間還是找不到計信岩的。

所以這段時間就只能讓林曦先暫時負責公司剩下的事務,他要在醫院陪著江枝,江枝的精神狀態讓莫丞州很擔心。

「你今天還是不想說話嗎?」莫丞州摸了摸江枝的額頭,「要是不開心一定要和我說,真的不要自己在心裡這樣憋著。」

江枝點點頭,讓莫丞州到一邊呆著。

「我知道孩子沒了對你打擊很大,但是不要這樣好不好?孩子以後還會有的……只要你好好的,孩子還會有的。」莫丞州不走,握住了江枝的手,眼眶也紅了起來。「殿下,我們在糧倉和府庫找到大量糧草,金銀珠寶,據西涼兵說,這是他們從晉州劫掠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