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各地縣長、縣丞的家小擄走則是陳宮的第二個計劃。

在他看來,若是陳留郡能攻陷,兗州氏族歸附呂布,順理成章…不怕這些縣城不望風歸降。

即便是不能攻陷陳留郡,那…就以大軍壓境,以他們的家兒老小相威脅,也會是別樣一番光景。

如今…陳留郡沒攻下來,大軍損失慘重,這無疑打亂了陳宮原本的計劃,但戰敗后的謀划…也是殺招。

當然了…並不是每個縣的縣丞家小都被呂布擄走,恰恰…范縣的縣長靳允就是倒霉的一人,與他同命相連的還有東阿縣的縣丞!

而現如今,站在靳允面前的這個男人,剛剛在三個時辰前割下了東阿縣丞的首級…

如今就擺在靳允面前的案牘上。

程昱恰恰在東阿縣盜墓…

誰曾想…聽到當地縣丞打算把東阿縣獻給呂布的消息,當即提起匕首,一刀沒入了那縣丞的腦袋,之後…程昱面無表情割下縣丞的首級,以「發丘印」的印綬控制住了東阿郡的局勢,隨後帶著「發丘令」與「縣丞首級」趕往附近的范縣!范縣與東阿縣均是兗州腹地的交通要道,不容有失…

「程司馬呀程司馬,你這是在逼我呀…」靳允開口了。

沒錯,站在范縣縣令面前的正是龍驍騎的軍司馬程昱…

如今,前線的情報還未傳回,他們只知道,呂布昨夜突襲了陳留,如今陳留郡到底什麼情況?誰也不知道,萬一有失,再負隅頑抗,可就有點兒螳臂當車的味道了。

程昱深吸一口氣,凝眉道:「聽說呂布擄走了你的老母,咱們大漢以孝治天下,按理說,我不該勸說你什麼。」

「可現在非常時節,天下大亂,群雄並起,能夠平息天下的必是曹公,得主者猖,失主者亡,張邈背叛曹公投靠呂布,我料定他必死於非命!若然此刻,范縣響應呂布,兄台無異於自取滅亡!我是在救兄台呀!」

言及此處,程昱將「發丘印」的印綬擺放在案牘上。

這「發丘印」可不得了,曹操曾密信告知各州郡,攜帶此印綬可小範圍的調動當地兵勇,可開山破石,可調集一切資源,諸郡縣若不聽從,可先斬后報!

如今,一個發丘印,一個東阿縣丞的首級,這於范縣縣令靳允而言無異於雷擊。

程昱適時繼續開口:「今日拂曉我便收到我家陸公子的密信,呂布聯合張邈圖謀陳留郡早在他意料之中,他早已設下埋伏,讓我相機行事…現在的呂布必定已然潰敗!」

「并州狼騎雖然驍勇,卻比不過我家公子料敵於先、料事如神,更比不過曹公的用兵、用將,當此時節,正是你向曹公表忠心的時候,你守住范縣,我守住東阿縣,整個兗州交通咽喉便被咱們掐住,縱然有首鼠兩端之人妄圖聯合呂布,也將被我倆掐斷他們的聯繫!此乃蓋世之功!你要好好考慮!」

呃…考慮么?

靳允一怔,他很明顯的能感受到程昱的胸口藏著利器呢,他絲毫不懷疑,若然他不答應,程昱一刀也會把他的腦袋給割下來。

「我…我從來不敢懷有二心哪!」

「好!那從現在起,范縣兵馬由我節制!」程昱提起發丘印在他面前最後晃了晃,「你的決定,我會如實稟報給陸公子,由他替你向曹公請功。」

一言蔽,程昱就去緊急調動兵馬…

敵軍壓境務必要給予迎頭痛擊,以此加強兗州腹地各郡縣的信心。

而…所謂的今早收到陸公子的印綬,這都是程昱編出來的,陳留郡到底是個什麼情形,誰也不知道!

但…打從心底里,程昱一百二十個相信他們龍驍騎的統領,相信那個讓他無比佩服的公子——陸羽!

多本 嗒嗒嗒……

腳步聲不絕,人們的心中卻是愈發的壓抑。

所有人的面容上,恐懼、驚愕、不信等複雜情緒密布。

「不!這傢伙怎麼……」

「該死的,這傢伙……不信!我不信!」

「八嘎!他!他!」

「哦買嘎!世界上怎麼會有這樣的存在!」

……

不僅是日國國內的人,就是美利國、鷹國、華國,都有人發出這樣的震驚之言。

火海中那道黑影越發的清晰,最終完全的脫離了火海,赫然是葉辰!

身上毫無一絲傷痕,彷彿爆炸火海都沒能影響到他一絲一毫。

「我的天!這傢伙!」

「他不是人!絕對是個怪物啊!」

「八嘎!天照大神啊,請你快來收服這個怪物吧!」

「這傢伙絕對是魔鬼!魔鬼!」

……

無數觀看這一幕的人,均是駭然驚恐,就如見到了一生最恐怖的事情一般。

走出火海,葉辰伸手在肩上拍了拍,撣去了肩上的些許灰塵,面色如常的看著周遭。

此刻手中卻出現了一把森然的銀白色長刀,此刀一出,連著身後的火海都被抑制了下去。

看著周遭暗處,隱藏著的身影,葉辰嘴角微揚,一抹嘲諷之色顯現。

「都出來吧,讓我看看日國所謂的忍者,實力到底是如何的吧!」葉辰揚言道。

火海依舊,火警依然在努力滅火,當然葉辰的出現自然也讓大量的警員,朝他這裡趕來。

但周遭暗處,卻隱藏著大量的黑色身影,這些不是別的,正是日國最為出名的忍者。

但那些藏在暗處的身影,並沒有因為葉辰的話語而有所動搖,依舊穩穩的隱藏著。

而也在這時,滴嘟滴嘟的報警聲突然近來,一大票的警車極速過來。

待到近處時,所有警員全部下車,每人手上槍械全部對準了葉辰。

葉辰見此,不以為意的一笑,剛要抬手,一道洪亮的喊聲驟然響起。

「你已經被包圍了,趕緊放下武器,不然我就下令開槍了!」

一位明顯是官員一類的矮個子男人,正操著一口日國語,朝葉辰喊話。

「切!真是夠廢話的啊!」搖搖頭,驀地一刀轟然斬出。

嗡!

一道巨大的刀芒,驟然破空斬去。

轟!

啊!

爆炸聲,慘叫聲交織在一起,演繹出一副宏大的畫面。

「該死!!開火!」那個官員見狀,頓時大怒,爆吼一聲,手中的槍械更是被撥動。

噠噠噠……

噠噠噠……

密集的火力,驟然朝葉辰覆蓋而去。

呵!

葉辰見此,輕笑一聲,不屑之色愈發濃郁。

空著的手驀地伸向前方,嗡的一聲,好似周遭的時間變慢了,甚至是時間停止了一般,周遭飛射來的子彈,盡數被停在了葉辰身前一丈處。

「什麼!?」

「哦我的天!」

「怪物啊!絕對是怪物!」

「他!有超能力啊!」

「魔鬼!他絕對是魔鬼!」

……

凡是見到這一幕的無不倒吸一口氣,神色間大恐懼顯露。

葉辰手那麼一揮,驟然停滯下來的無數子彈,全部倒射了出去,大半子彈全部打向了陰暗的角落。

啊啊啊!

大量的慘叫,突兀的在這街道上響起。

無數的警員在這一刻倒下,大片的鮮血流了一地。

「螻蟻……就是螻蟻!竟是讓我起不了一點興趣,那麼今夜你們就全部下地獄吧!」

葉辰雙眼掃向周圍,一雙眼睛中好似有著一抹幽芒在閃現。

言罷,一招手,恐怖的黑炎驟然生成,向著周遭的一切焚燒而去。

黑炎一沾到東西立馬就少了起來,不管是石頭還是金屬,只要一被粘上立馬猶如跗骨之蛆,想甩都甩不掉。

轟!

啊啊啊啊!

又是大量的慘叫響起,這一次就是暗處隱藏著的忍者,都沒能倖免,全部被黑炎沾染上身。

如此一幕,被趕來的日國首相看在眼裡,頓時呲牙欲裂。

「不!不!八嘎八嘎!!!」首相見到這一幕直接瘋了。

要知道這些忍者,都是他這一派系培養出來的,現在居然直接被如此的屠殺,這如不讓他瘋狂?

但……那又如何?

東條秀三郎只得眼睜睜的看著,想阻止?不可能的。

「我要讓那個混蛋死!死無葬身之地!!」東條秀三郎瘋狂大吼朝手中的電話喊著。

葉辰看著這一切,眼神中很是平淡,彷彿這樣的場面對他來講,很平常!

當然,確實很平常!

「呵呵~今晚只是來收點利息的,如果你們還不識趣的想要做些什麼,那麼我就平了你們這個國家!」

言罷,一身氣勢不再收斂,轟的一聲,氣勢爆發之下,周遭的地面盡數被壓沉了下去。

下一秒,身形消失在了這裡。

「不!」

東條秀三郎被氣勢壓的大口噴血,但見到葉辰居然跑了,頓時一臉恐懼的大叫起來。

卻是,他剛剛,下達了一個命令!

發射了一枚洲際導彈!

而且還是鎖定了這裡,已經發射了的。

東條秀三郎抬頭,一臉恐懼的往上看去,瞳孔猛的失去了焦距。

「不!」

彷彿失去了所有的力氣,東條秀三郎癱軟在了地上。

卻是空中一抹火光驟然極速向這裡轟下來。

轟隆!

一剎那,東京中心直徑一千米被瞬間抹平!

……

日國的情況,被三個大國看在眼裡,除了華國外,美利國和鷹國的高層,此刻看的是那叫一個寂靜無聲。

美利國高層會議室內。

眾多官員坐在這裡,不發一言。

不過作為總統的拉不里,此刻卻是不能不發聲,要不然別人還以為他美利國畏懼了呢!

「咳咳!各位先生,大家都來說說吧,那個東方人……」

總統拉不里發言了,那其他人就不好再一直沉默了。

「總統先生我覺得我們是不是應該將派遣入華國的人給召回來?那個傢伙明顯是想震懾我們。」坐在一邊的一位白人,如此言道。

「艾斯穆特說的沒錯,華國竟然讓此人出手,必然是如此,還是將我國的精英撤回來吧!」又一人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