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嗤!

鮮血噴濺!

他的腦袋上,還殘留着一絲,驚恐駭然的神色!

這,簡直…

四周。

一片死寂!

在場的人,都是面色獃滯。

彷彿,徹底失去了思考能力。

剛剛。

吳庸,還橫掃四方,縱橫虐,,殺。

而,現在。

他的屍體,倒在了地上…

砰!

曹輝的腳下,都是一顫。

直接,跌坐在了地上…!!

他的神色驚恐駭然,不斷吞咽口水,腦海一片空白!

完了……全完了!

這等實力,都被秦蒼穹滅殺了!

這,這個怪物…

到底,是何等存在!

秦蒼穹冰冷目光,逐漸……轉移到了曹輝的身上!

他,還記得。

剛剛,是這傢伙,跟着吳庸一道進來。

顯然…是一夥的。

「唰!」

察覺到殺意森然的目光。

曹輝面色猙獰,「你會死的,你會死的很難看…!!」

「敢得罪京城許家,你他嗎瘋了!」

轟!

現場,一片嘩然!

誰也沒想到。

這吳庸,居然……出身於京都!

「是么?」

秦蒼穹嘴角,掀起一抹弧度,「看來,你倒是忘了,自己的處境。」

唰!

這一句話。

讓曹輝面色猛然一變,接連後退!

而,此刻。

聽到先前的話語。

梁文賢擦了把冷汗,面色顫抖。

還好。

他,沒有出手。

不然,就算自己死了,也是白死…!!

家族怎麼可能,為了一個死人,去得罪京都許家…?

而,此刻。

身後。

石伯面色凝重,盯着秦蒼穹手中劍鋒。

「這柄劍,似乎…」

他的嘴唇蠕動了下,但……沒有說出來。

到了這等境界。

數十米外,一道聲音都能聽得一清二楚!

蘭谷外面。

遠遠看着這一幕的人群。

同樣,一片死寂。

而,此刻。

天鷹武館,十幾人,都是面色振奮!

「金大哥你看,那個傢伙……還不是死了!」

此刻,陳粟面色興奮,激動到了極點!

他,正是陳野的弟弟。

看到敵人,被轉眼間襲殺覆滅。

陳粟看着秦蒼穹,眼中……充滿了崇拜!

這,簡直…

就是他心目中的英雄!

而,此刻。

轟…!!

後山。

一道驚天氣流,席捲而起!

彷彿平地驚雷炸響!

而,很快。

就再度,平靜下來。

「嗯?」

秦蒼穹本想殺了曹輝。

但,現在。

他的腳步猛然一頓,扭頭看向後面…!!

唰…!!

這,似乎…

是真正的異寶出世了?!

秦蒼穹眸光微米,腳尖一點,身影宛若化作幻影,朝着後山飛速掠過!

而,此刻。

看着這一幕。

在場的人,紛紛跟了上去!

「我們也去。」

天鷹武館,那名中年人面色凝重。

而,一旁。

陳粟猛然點了點頭!

他現在,就想找到秦蒼穹,說一聲……謝謝。

……

轉眼間。

蘭谷前方,已經是一片空蕩蕩。

就連蘭谷弟子,都是紛紛朝着聲音響起處而去!

而,此刻。

山上。

赫然,霧氣瀰漫起來。

秦蒼穹身影急速掠過,朝着後方而去。

身後,則是一群人馬,不遠不近的跟在那裏,試圖……渾水摸魚。

而,此時。

山上的迷霧。

則是越發瀰漫…!!

讓人甚至,看不清腳下的路了。

「哎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