哐!

鐵門被推開了。

抬眼看去,裏面漆黑一片。

葉秋站在門口,悄悄開啟天眼,往裏面瞧了一眼。

下一秒,倒吸一口冷氣。

神色瞬間變得極其嚴肅。

「怎麼了?」唐飛見葉秋臉色不對勁,問道。

「你自己看吧。」葉秋說。

唐飛戴上墨鏡,往裏面一看,也瞠目結舌:「這,這……」

「你們看到了什麼?」

龍夜見到兩人吃驚的樣子,拿着探照燈往裏面一照,接着驚呼聲響起:「卧了個槽,這是一個基地!」

看到三人的舉動,其他戰士也都好奇起來,用探照燈往裏面照了照,當看清楚裏面的情況后,全都倒吸一口冷氣。

目光所及之處,是一台又一台的超級計算機,每一台超級計算機都有幾米高,排列的整整齊齊,一眼望不到盡頭。

除此之外,還有各種精密的儀器和玻璃製成的實驗室,跟科幻電影裏面的場景有點像。

可這,只是冰山一角而已。

因為探照燈的照明距離只有十五米。

「怎麼一個人也沒有?還這麼安靜?」唐飛低聲道:「我嗅到了陰謀的味道。」

葉秋也有同感,說道:「大家都小心點,說不定敵人就藏在暗處。」

「跟我來。」龍夜說完,帶着幾個人快速向前走去。

葉秋等人跟在龍夜後面。

大家全神戒備,悄悄地前進,足足走了一百米之後,發現看到的場景跟他們先前在門口看到的場景一模一樣。

放眼望去,全都是超級計算機和各種精密儀器。

特戰連的戰士們震驚不已。

「天吶,到底是誰在這裏建造了這麼龐大的一個基地?」

「我們特戰連在附近駐紮了近兩年,居然一點察覺都沒有,這太可怕了!」

「幸好這次發現了,不然的話,後果不堪設想!」

唐飛小聲道:「這些超級計算機和精密儀器,一般人根本弄不到,可見,這個基地的建造者,一定大有來頭,背景不凡。」

龍夜點點頭,「不僅有背景,而且很有錢,據我所知,一台超級計算機至少要幾百萬,僅僅是這裏的超級計算機,就價值就好幾個億。」

「不僅如此,超級計算機它跟槍支一樣,國家管控的很嚴,沒有批文,根本就買不到。」

「老唐說的對,這個基地的建造者,一定是手眼通天的人物。」

忽然,葉秋腳步一頓,立刻舉手做了一個停止前進的動作。

刷!

所有人立刻停下,全都緊握著槍。

「葉醫生,怎麼了?」龍夜小聲問。

葉秋沒說話,而是閉上了眼睛,大約過了兩秒,雙眼猛地睜開,屈指一彈,一根金針飛向暗處。

咻——

緊跟着,一聲慘叫響起:「啊……」

與此同時。

葉秋瞧見暗處亮起了一點火星,臉色猛變,急忙提醒大家:「小心,有敵襲——」

砰砰砰!

頓時,槍聲大作。

。幾個進化者逃跑的速度很快,似乎很熟悉這些路,要不是蘇沐的視力非人,還真跟不上他們。

四溪鎮之所以叫四溪鎮就是因為這鎮子旁有這片區域的第四條溪水。

蘇沐之前碰到濱城人的五溪鎮就是那裏有這片區域的第五條溪。

一二三四五六七,這片區域總共有七條溪,匯入兩條河,再流向海里。

《我在末世開大巴》126·不甘寂寞的末日堡壘 「剛才那個男藝人是誰?我怎麼覺得有點眼熟?」古茹雪問身邊的助理。

助理說道:「那人叫公孫梓年,是諸神傳媒的藝人,最近挺火的。」

聞言,古茹雪微抬下巴,「現在稍微有點名氣就恨不得拿鼻孔看人。」

話是這麼說,可古茹雪才懶得找公孫梓年的麻煩,兩個人沒什麼利益衝突古茹雪就不想費心費神。

倒是李玥看到公孫梓年來回亂竄,她想到自己落古茹雪一成被這人看見,這心裡就老不爽了。

一個名不見經傳的藝人,出出氣應該沒什麼。

只是李玥忘了,如果真的是名不見經傳的藝人又怎麼會出現在慈善宴會上?

「你站住!」李玥從公孫梓年說。

公孫梓年微微蹙眉,他看向李玥,沒好氣的說:「你這人腦子有問題?我沒招你惹你你用這口氣跟我說話?」

「神經病。」

罵完,公孫梓年又開始找路,因為這裡距離太近,他無法找到用導航,所以一直沒找到正確的路。

他方向感真的太差了。

李玥按下錄音筆,她沖公孫梓年說:「你叫什麼名字?」

突然轉變的聲音很柔和,就像是鄰家妹妹一樣。

公孫梓年想到「鄰家妹妹」四個字,他總覺得侮辱了這幾個字,於是皺眉,沒好氣的說:「陰陽怪氣的做什麼?你管我叫什麼?」

李玥都不知道這娛樂圈居然還有這樣的藝人,簡直讓她大開眼界。

「我一番好心,你剛剛得罪了影后古茹雪,我只是想提醒你幾句。」李玥還是用很柔和,又很受傷的語氣說話。

公孫梓年冷笑一聲,「你這是戲精發作了是吧?我沒興趣陪你演戲,你就站在這兒好好磨練你的演技,小爺我不奉陪。」

「什麼玩意兒啊這是。」

他回憶自己剛才走過的方向,然後毫不猶豫的走向另外一個方向。

雖然自己找不到路,但是不影響他把所有路都走完,這樣就能找到了。

「你什麼語氣?凶什麼凶?你又不是什麼一線明星,還擱這兒和我耍大牌?!」李玥很生氣,面對古茹雪她低一頭就算了,這不知道從哪跑出來的十八線外小藝人也在她這個前輩面前高高在上,真是人心不古。

公孫梓年懶得搭理她,他很確定這個女人應該是腦子不正常。

畢竟在公孫梓年看來,這但凡腦子正常點都不會和他說這些話。

李玥拿出手機,對著公孫梓年的後背拍照,這相機剛剛按下,一隻白玉一般好看的手從她身後將她手機拿走,然後狠狠的甩在地上。

手機屏幕碎成蜘蛛網,燈光閃爍了幾下,之後就不亮了。

李玥嚇了一跳,她胸口起伏很大,這轉身看過去,撞上身穿淺灰色短裙的女生,女生很美,美得讓人嫉妒。

這長得美就算了,身材還這麼好,就是讓她一個女生都忍不住垂涎三尺。

「你誰啊?!你有病是不是!你為什麼摔壞我手機!損壞他人財物是需要賠償的!」李玥因為被嚇到所以對浮光說話聲音尤為尖銳。

浮光抱臂環胸,一向溫和的她變得冷若冰霜,聲音更是涼透人心,「那偷拍他人呢?侵犯他人肖像權呢?」

李玥咽了口唾沫,惡狠狠的說:「跟你有什麼關係?你管得著嗎?」

這哪來的女人?她今天可真是倒霉透頂了。

「學姐!」身後又傳來那令人討厭的聲音。

他們認識。

「你去個衛生間需要這麼久?」浮光拉住他的手,把人拉到身後,也不指望公孫梓年回答什麼,只是陰沉沉的看著李玥這個女人,「錄音筆拿出來。」

李玥警惕的後退,「什麼錄音筆?我聽不懂。」

浮光抿嘴,說道:「聽不懂是吧?」

李玥更加警惕了,總覺得這個女人很危險。

誰料浮光忽然抬手,直接一巴掌甩在李玥的臉上,因為速度太快李玥根本躲不開,她徹底懵圈了。

這個女人,居然敢打她?

「我再說一次,拿來。」

「憑什麼?你這個瘋女人!跟你有什麼關係!」她捂著臉尖叫,臉上的疼痛感讓她淚花在眼睛里打轉。

「是嗎?就憑他是我的人。你也配算計他?!」

浮光一把抓住女人的丸子頭,這一抓,頭髮肯定就凌亂了不少。

額頭撞在牆壁上,雖然沒有流血,可還是讓李玥感到疼痛,好半天都回不過神。

「拿不拿來?」

這個女人很漂亮,心思卻如同魔鬼,李玥不敢違抗,她顫顫抖抖的拿出錄音筆。

她都還沒來得及做什麼,就算警察來了也只能說她是謀害未遂,這已經是頂破天的罪名,而她居然敢打她,她瘋了嗎?

緊接著,李玥就看見這隻素白纖細的手直接把錄音筆給捏爆了。

面對絕對的實力,李玥才知道什麼是真正的害怕。

她想,至少這會兒不能硬來。

「我錯了,我知道錯了。」她只是想拿這個小藝人出氣,誰知道這會是個硬茬?

浮光鬆開手,拉著公孫梓年就走,而李玥不知道這裡的監控全部損壞。

李玥臉上有傷,是很明顯的傷,所以她想針對浮光和公孫梓年肯定會用監控說事兒,而她好歹也是一個二線明星公司肯定會對她的事情上心。

然而當她指著浮光和公孫梓年告訴自己經紀人的時候,自己經紀人卻不敢幫她出頭,開玩笑,那可是諸神傳媒的人,諸神傳媒可是出了名的護短。

更何況之前不是沒有人不想搞那兩個人,可是哪個成功了?一個都沒有。

之後李玥也想過通過網路再給自己出氣,卻不想酒店工作人員卻說那幾個監控當天就壞了,根本調查不出來什麼。

當然這是後面的事情了,而這次最重點的人物,其實是在古茹雪身上。

古茹雪後面可是沒少找浮光的麻煩,不過這是個聰明人,知道自己干不過的時候就果斷的收手了。

時至五月,浮光一邊要忙著考試,一邊又要忙著試鏡,《北周紀事》男主分為兩人,一人是廢太子閔刑,一人是作者墨沉,真名叫榮寧,這兩個人是完全不同的人,所以也不可能用一個人來飾演。每個瓷瓶中蘇禹放進了五顆之後,蘇禹拿着瓶子走向了鬼面姑娘和王猛。

看着蘇禹向自己走來,鬼面姑娘和王某這才反應過來,這是蘇禹準備將先前答應給他們倆的丹藥。

兩個人也紛紛站起身來。

蘇禹走過去,果然就將手中的十瓶遞了過去,說道:「這兩……

《丹道至聖》第七百五十七章送丹藥 「嘭!」

這時,包間的門猛的踹開,緊接著,約有10多個青年男女簇擁著一位約莫二十齣頭的年輕人闖了進來,頭昂得高高的,根本看也沒看楊棠等人,派頭相當跋扈。

「小二,我就要這個包間,讓這些人出去,趕緊收拾好,別礙著我會客。」那位跋扈的年輕人說。

「步少,這……不大好吧,畢竟人家先來先到,要不,我給你找一個大包間……」一位打著領帶的男子陪著笑說,大概是歌城的領班。

「馬格比,讓你啰嗦,誰跟你嬉皮笑臉的,歌城還要不要開下去!」年輕人隨手給歌城的領班甩了耳光,霸道地說。

那領班捂著臉,忍聲吞氣,無奈地朝楊棠等人道歉說:「不好意思,各位,我給你們調換一個包間吧,回頭給你們打個折。」

自這群人闖進包間,高有田生怕他們傷到劉玉蓉和田艷等,趕緊站了起來將她們護在身後,雖然感到不快,但他還是保持冷靜和理智,他發現站在這位什麼步少旁邊的一位青年好整以暇地看著熱鬧,青年的面部輪廓有幾分像池秋雲,心想:這個人不會是池秋雲的兄弟吧。還有,之前在石館賭石的高瘦青年也在這群人當中,呵呵,縣城還真是小。

只見那位高瘦青年訝異地看著他,似乎也沒想到在這個場合遇見恩人,接著,似乎又有些內疚和羞愧。

「這……又怎麼說,總有個先來後到吧,我可是下午就訂廂了,誰沒有客人呀,還別說,今兒咱就不走,什麼人嘛,也太霸道了,哼,咱楊棠雖然渾,但也不是個怕事的人。」楊棠面色鐵青,抽著煙,翹著二郎腿坐著。

「哼,不識好歹,弟兄們,動手,抬這廝扔出大門去。」步少惱羞成怒,一臉驕橫,揮了揮手,說。

「咋了咋了,想打架啊,你有弟兄,我也能叫弟兄,怕你不成?我看誰敢動我!」楊棠跳了起來,咋咋呼呼地說。

這時,只見四五個膀大腰圓的男子走了出來,朝楊棠邪邪一笑,說:「嘿嘿,小子,膽夠肥呀,咱們步少的話你都敢不聽,今兒就讓你體會一回什麼叫坐飛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