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能用陰詭之招。

可若是用那些暗世界的力量,誰又能比過魔尊宮?

皇眼中殺機閃爍。

其實不只是他,諸多與林凡有深仇的王公貴族,或者是大修者,都眼中顯寒光。

許多道凌厲的目光,頓時都集中在林凡身軀之上。

毫不誇張的說,若這林凡非是聖境肉軀,且實力雄渾,只是這麼多聖與帝的目光,都足夠將他鎮殺。

可饒是如此,這些目光匯聚一處,依舊讓他感知到了無邊的壓力。

「請戰。」

突然間,坐在最西方席位的一個老者開口,仙風道骨,白須飄飄,只不過眉間的那道豎直的血痕,微微破壞了他臉龐的慈和。

「仙聖人。」

「竟似九翁山仙聖人當面。」

「九翁山孤懸海外億萬里,可是很少前來大陸之上,此次這仙聖人親至是為何?」

「呵呵、在上一次兩界大戰中,林凡可是斬死了某個身份了不得的天驕,而據小道消息,那個身份了不得的天驕,其實上便是這仙聖人唯一的子嗣。」

「嘶……那這個仇,可就結大了!」

「是啊,九翁山道法強橫與霸氣,但也就因為太過強橫與霸氣,故而想要誕下子嗣極難,據說,這仙聖人也是在九千歲的時候,才有的子嗣。」

「不死不休,真的是不死不休。」

諸人議論紛紛。

從諸人的言談中,林凡倒是知曉了這人的名姓與出生。

只不過,對於他具體斬死了誰,那麼巧的又是這仙聖人的子嗣,他就不知了。

這真的不怨他,大戰連天,他腦海之中,便從未記住那些三兩招便格殺掉的對手。

珏公主眼眸中露出一絲擔憂,卻在某一個瞬間,接到了少將軍放心的眼神,心安下來,沉默稍許,看向皇,道:「可還要前去挑戰?」

皇沒來得及開口,便聽仙聖人道:「尊上,請將誅死此撩的機會讓給在下,血償亡子血債。」

皇皺眉:「他與我也有血仇,你當知曉。」

「哼、憑什麼讓你?我的獨子亦是死在他手中,本尊也想殺他。」又一個大物開口,根本無懼仙聖人。

最開始是皇前去挑戰,他不敢多言。

可這仙聖人算是什麼東西?

也敢搶在他前面?

「呵呵、你想殺他?你手下之人有那個能力?」陰惻惻的聲音傳出,是正南方。

本來四方都擠滿了人,可這正南方卻是個例外,很空闊,只有百十人,這百十人全都身穿統一黑衣,散發冰冷氣息。

「一鬼窟,天鬼。」

諸人猛吸冷氣。

這一鬼窟可是出名的邪惡組織,傷天害理無惡不作,不知被魔尊宮清繳了多少次,可一直都會死灰復燃,沒想到此次,這天鬼竟然敢直接來到這魔尊宮圍獵。

珏公主眼神也是一眯,但確是沒有說話,畢竟這是他父皇定下的規矩,只要前來參加這魔尊宮狩獵,不管過往,一切都以戰績說事。

就算要追究,也得等之後。

「再怎樣也輪不到你們,若尊上放棄復仇,也該輪到我蘇氏。」

諸人再次震驚,皆不可思議的看著林凡,這林凡到底是殺了多少世家妖孽。

怎地這般之多的仇家?

林凡古井無波,就這般看著,他強任他強青山拂山崗,仇已經接下,想要來複仇的,就儘管來。

「鬧哄哄成什麼樣體統?都給本宮坐下。」 閱書閣『』,全文免費閱讀.看到這一幕。

在場的手下,都是死死瞪大了眼睛。

每個人,滿臉都是不敢置信的神色,驚恐無比!

這…!!

他們,看到了什麼?!

堂堂部門總經理。

金科往日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

誰都看不起,姿態很高。

而現在,居然…這麼一副凄慘樣子……

就連腦袋,都是重重砸在了桌子上!

看起來,凄慘到了極點!

四周員工,都是神色愣住了!

一時間都不知道…

到底,該上去救人,還是…?!

而,此刻。

淺尾舞按着他的腦袋,淡淡道:「你…就是金科?」

那名總經理,此刻渾身顫抖,腦袋都被狠狠按在桌上,臉上鮮血橫流…!!

這,簡直…

他整個人,都有些想死了!

臉面全無啊!

此刻,他聽到這句話,猶豫了下。

「我,我不是金科…」

淺尾舞紅唇間,緩緩掀起一抹弧度,冷聲道:「那,誰是金科?」

「他手中,那百分之十藝的蔣氏集團股份,即將…升值十倍,百倍…!!」

「若是不在,那這件事…就此作罷。」

轟!

那名總經理,渾身再度一顫!

他的臉上,浮現出了無比興奮激動的神色!

這他嗎…

升值十倍百倍?!

到底,是什麼情況?

「我,我就是金科…剛剛,剛剛沒聽清楚…」

此刻,金科滿臉賠笑,小心翼翼道。

但,此時。

淺尾舞面帶微笑,聲音卻是森然冰冷,「恭喜你,蔣氏集團……即將併入吞龍集團,股份…自然會大漲。」

「但現在,交出你的股份,饒你不死。」

說着。

砰…!!

她隨手,將一份合同,扔在了金科面前!

唰!

金科的面色,倏然大變!

整個人,都在顫抖。

他原本,還不想簽署合同,鬧着要讓巡捕房的人來。

但,可惜…

在淺尾舞小小的教訓下。

金科終於,將這份合同…給簽署了。

蔣氏集團的股東,幾乎…都和蔣家有所牽扯,算是遠房親戚。

淺尾舞自然,不會心慈手軟。

何況,這…是先生的命令!

她就算拼盡全力,也會將其完成。

就在幾分鐘后。

淺尾舞拿着合同,腳踩高跟鞋,緩緩走出了會議室……

只留下那名金科的部門經理,癱軟在地上,額頭冷汗直冒!

就連褲襠里,都已被嚇得尿意失禁了。

……

這一整天,黑色平治大g越野車所駛過之處。

但凡,涉及蔣氏集團的所有股東成員,齊齊遭到了性命威脅。優質免費的閱讀就在閱書閣『』 不得不說,宋秋有一瞬間的心動了。

皇甫寂對他這般戲耍,就是看準了他不敢報復,這個時候去敲皇甫寂悶棍的話,他會成為最大嫌疑人,可恰好也偏偏讓人有更多的理由覺得不會是他。

「皇甫寂這種人囂張跋扈,憎恨他的人可不少。」夏北脫口而出,自語著說道,「我們到時候可以順勢放出風聲,說有人故意趁機渾水摸魚,打了皇甫寂,並且嫁禍給我。」

袁小勇的眼睛也是一亮,三人都覺得可行。

「明面上,我就死抓著白鑫宇不放。」熊大力沉聲說道,「我的兄弟被他欺負了,我找他算賬,那是天經地義,就算皇甫家也管不了我,這樣一來,皇甫家就更加不會想到,我們敢動皇甫寂。」

三人越想越興奮,摩拳擦掌的,恨不得馬上動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