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如果把眼睛閉上了,那麼其他的感官就會瞬間變得靈敏起來。

張皓德就是這樣,他感覺似乎有兩個像面口袋,又像氣球的東西在自己身體上磨來,蹭去!弄得自己是心猿意馬!

突然!有一支纖纖玉手摸到了張皓德的脖子,又摸到了他的胸口,而後一路向下,直到張皓德的小腹。

「那麼……不能……啊!……」

張皓德突然睜開了眼睛,打算提醒那位美女姐姐一句,但是話剛說到一半,就嚇得他大叫起來。

因為在此時在他身上坐著的,那裡是什麼美女小姐姐啊!就是一隻通體雪白的大狐狸!

這隻白色的大狐狸見張皓德大喊大叫,也張開嘴「吱吱」的叫了起來,但是它這一叫,就露出了滿嘴的尖牙利齒!

張皓德見那狐狸落出滿口的尖牙,嚇得是一個鯉魚打挺,跳了起來,那隻白色的大狐狸也被他掀翻在地上。

張皓德跳下了床,不知是哪來的勇氣,向那狐狸踹了一腳,而後就向門口沖了出去!

那美女小姐姐倒在地上,頭上磕了個大包,肚子上又被張皓德踹了一腳,已經站不起來了,但她還是使出了最後一點力氣,向旁邊爬了幾步,按了床旁邊的一個隱藏按鈕。

一會的工夫,一個穿著黑西裝的大漢跑了進來。

「剛才一個神經病客人在我給他按、摩的時候,突然打了我,就往外面跑了!你快攔住、啊!……」

那美女小姐姐剛說到這裡,那穿黑西裝的大漢,突然將她撲倒,而後一口向她脖子咬去! 「我TM怎麼了?我是誰?我在哪?

葉浩初看了看四周,發現四周黑乎乎,還有一些動物的嚎叫聲,頓時懵逼。

在葉浩初懵逼的時候,突然腦海里出現了一個聲音。

「滴,恭喜宿主來到綜合盜墓世界,極品盜墓系統初始化完成。」

葉浩初嚇了一跳。

「我去,什麼情況,竟敢嚇唬小爺!」

「什麼,盜墓系統?」葉浩初一愣。

剛做出反應,葉浩初就感覺腦子很疼,隨後就是一大股信息沓來。

「這……我穿越到盜墓世界了?」

得知自己穿越后,葉浩初先是驚訝,然後一陣驚喜。

「盜墓世界啊,我最喜歡的地方,哈哈哈,反正前世我也是孤家寡人一個,穿越了也好,而且還有個盜墓系統。」

葉浩初正幻想著各種裝逼耍帥,泡妹子的美好幻想之中。

「滴,宿主是否綁定極品盜墓系統?」

一個冰冷冷的機械聲響起。

「綁定,快點綁定」葉浩初趕忙說到,生怕系統消失了樣。

「滴,綁定成功。」

隨後,葉浩初眼前出現個簡單的畫面。

宿主:葉浩初

血脈:無。

物品:無。

力量:0.3。(普通人0.5)

速度:0.5。(普通人0.5)

精神:0.8。(普通人1)

系統評價:弱雞中的弱雞。

葉浩初看到系統給自己的評價,臉色一黑。但想到自己已經有了系統

肯定以後會變強的,這才臉色好點。

「系統,你都有什麼功能」葉浩初問。

「滴,極品盜墓系統,簽到各大古墓就能獲得隨機物品,擊殺古墓里的生物按實力發放。

葉浩初聽后,心中狂喜,這就是我的金手指嗎,果然,各大穿越者誠不欺我!

「嘿嘿,簽到和擊殺生物就能獲得獎勵,這不是和上班打卡和打遊戲刷怪一個道理嗎!」

這種喜悅沖走了因為在黑暗裡的恐懼。

「滴,新手任務:簽到元代將軍墓。

葉浩初一愣,什麼元代將軍墓,我現在在哪都不知道,怎麼去簽到,再說了,這荒郊野外的,連個人影都沒有,還好葉浩初從小膽子大,不然一般人在這荒郊野外的嚇都嚇死了。

「系統,我現在在哪裡?」

「宿主現在在元代將軍墓的洞口。」

「什麼,系統真是太善解人意啊!」葉浩初驚喜說到。

葉浩初鑽到洞口后,看到前面的墓門,被人打開過,心想,胡八一他們還沒來過,我是提前截胡了!

「系統,簽到。」

「滴,簽到成功,恭喜宿主獲得:青龍血脈。」

葉浩初聽到青龍血脈整個人都傻了。

天啊,青龍血脈!

要知道,麒麟血脈是小哥最大的依仗!!

強大且長生的體質,能驅邪,能誅魔!!

雖然不知道這兩個血脈哪個更強大,但青龍血脈肯定不會弱就是了。

「我現在擁有了和小哥一樣的血脈了?!」

系統發完獎勵后,一陣驚喜過後,葉浩初感覺一股暖流流進在身體里。

「滴,宿主覺醒青龍血脈成功!」

因為青龍血脈的原因,葉浩初眼前的黑暗不再那麼黑了,身體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改變。

「系統,打開個人信息。」

宿主:葉浩初。

血脈:青龍血脈。

物品:無。

力量:5。

速度:6。

精神:8。

系統評價:非人類。

葉浩初看到自己的數據后滿意的點了點頭,不過看到系統給的評價,狗日的系統,你才不是人,你全家都不是人!

吐槽完系統后,葉浩初走到了墓穴里,四周都是一些壁畫沒什麼可看的,葉浩初注意的是值錢的明器,當然,主角穿越到盜墓世界身上一分都沒有,當然要搞一些值錢的東西了。

葉浩初看過電視劇里就棺材和大粽子臉上的面具值錢,棺材又拿不走,只能拿那個面具了,從小家裡長輩就告訴我們:做事留一線,他日好相見! 歸一谷中,一灣小湖旁。

小傢伙藺天刑蹦跳着跑來,恭敬三跪九叩首道:「徒兒藺天刑,拜見師尊。」

昔日道傳東王太一來歸一谷,見其靈***強收為徒,被神儒子川阻攔,轉而拜入月關山門下。

一轉眼,已長這麼大了,凈白胖胖的臉,奶聲奶氣的聲,可愛而又惹人笑意。

這一番叩拜,象徵藺天刑正式拜入月關山門下,為其座下大弟子。

「好,好,快快起來。」

月關山忙上前將他抱起,置於膝蓋上,摸摸他的頭,捏捏他的臉蛋,笑道:「乖徒兒,告訴為師,剛才的話與禮,是誰教你的?」

「一個漂亮的大姐姐,她說我這麼做,師尊會很高興,會給我好吃的,還會教我好玩的。」

「哈哈,漂亮大姐姐說的對,為師很高興。不過好吃的,為師給你兩位君師弟了,等會你去找他們要。這樣吧,為師先教你玩個好玩的。」

小傢伙拍掌道:「好啊,好啊,師尊快教我。」

月關山手一揮,神琴流觴從亭中飛來,他盡斷其弦,取出水絲弦續上。

就在接上水絲弦的剎那,神琴流觴忽有藍色光芒閃過,似有水流輕輕撫過琴身。

神琴流觴之威能,增強了。

月關山輕輕一撥水絲弦,神琴流觴音質輕而柔,如水波盪開,連綿不絕,以之彈奏神儒玄章,效果更佳,更加令人防不勝防。

「好琴,好琴,乖徒兒,來,坐這裏彈一下神琴。」

小傢伙藺天刑一彈水絲弦,小手從水絲弦穿過,手上沾了水的濕氣,如手劃過水,穿過,握不住。

「好玩,好玩。」

他再一彈,水絲弦動,輕柔琴音出。

小傢伙沒玩過這個玩具,興奮道:「師尊,好好玩啊。」

「好玩就多玩一會。」

卻不想堂堂神琴流觴,神儒子川心念之物,平日幾多寶貴,小傢伙之父藺相知、舟學海都未曾觸碰過,今被小傢伙隨意的玩耍。

不知被其祖師神儒子川知道了,會不會狠狠的打他的師尊月關山與他父親藺相知。

小傢伙師尊,祖師可能打不過了,那就只能打他爹了。

彈了一陣,小傢伙不想彈了,月關山揮手將其送走,他道:「徒兒,在仁德書院學習的怎麼樣?」

他回來這兩天,小傢伙正在書院中接受蒙學,未見到。

小傢伙回道:「學了三字經與千字文,都會了,字也認識了。」

月關山又摸摸他頭道:「徒兒真聰明,去找你師弟師妹玩去吧,記得跟你兩位君師弟要吃的。

還有,師尊罰了他們作業,你去替為師檢查檢查,拿出你大師兄的威風來。」

他教導小傢伙,到時候怎麼怎麼說。

「是,師尊,徒兒這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