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裏死氣充裕的緣故,這兩具屍體保存的相當完好,乍一看,就像是精心處理過好的標本一般。從它們有些變色的表皮來判斷,這兩個傢伙早就死去千年,恐怕只要有一點外力的震動,這兩具殘骸應該就會變成一堆粉末才對。

「它們有什麼問題嗎?」

「你們再看仔細一點。」

順着維爾的提示,當暗鴉他們再一次把視線放上去的時候,眾人不由得感覺自己的後背一陣冰涼。

那殘骸的肚子……

居然是鼓囊囊的!

在蜘蛛肚子的位置上,附着著一層奇怪的薄膜,那宛若脈絡一般的魔法紋路在上面若隱若現。雖然因為距離的原因沒有辦法看清楚那裏面到底是什麼,但是從那宛若呼吸一般的震動來看,這裏面肯定有什麼東西在。

「那應該是一些還沒有孵化的小蜘蛛……還有,你們再看看那些石柱上面。」

石柱上,密密麻麻的小點不停的閃爍著,看起來就像是黑夜裏的星辰,只是那鮮紅如血的顏色卻給它們蒙上了一層詭異的色彩。

「那是……什麼?」

「喏,你不是應該想到了嗎?」

「不如……我們回去吧?」扯了扯維爾的衣角,伊芙那張精緻的小臉已經徹底沒了血色。

「沒事的,有我的呢,」拍了拍伊芙的後背,維爾把視線放在了沉默的暗鴉身上,從剛才開始,這傢伙就一直表現出一種失魂落魄的模樣,「還要繼續嗎?」

「繼續!」從失神中反應過來,暗鴉的眼神中閃過一絲堅毅。似乎是想到了什麼,他咬了咬牙,很果斷地從口袋裏摸出四張顏色各異的羊皮卷,「這是我珍藏的所有稀有魔法捲軸,靠這些如果還拿不到「幻影三稜鏡」,我也認命了!」

雖然那些捲軸看起來只是很普通的樣子,但是它們散發出來的可怕氣息還是讓維爾一行人嚇了一大跳。

他們可不是那些什麼都不懂的魔法學徒。

那種氣息……

這幾張捲軸絕對是禁咒級別的。

一臉肉疼地抽出了一張紅色的捲軸,暗鴉的手似乎都在微微顫抖著:「這是火系禁咒捲軸【末日審判】,我想,這東西應該可以解決掉這些傢伙了。」

「你是傻了嗎?我們現在是在地下!如果你不介意我們直接被活埋就放開了用吧。」

「那怎麼辦?」

「我有一個辦法,不過……可能有點危險。」

……

和維爾猜的一樣,那個亡靈賢者並沒有在「下金字塔」鋪設那種禁魔的混沌石。

說來也是,這裏是羅斯卡爾德自己研究亡靈魔法的實驗場所。

先不說隱蔽性如何,一旦使用了那種石頭,那麼魔法肯定會受到影響,所以,他根本不需要多此一舉。

當然,也是維爾的一種幸運不是嗎?

【用遁影魔法光明正大的衝進去】,這是維爾想出來的方法。

不過,當維爾提出這個計劃的時候,周圍的三個人都用一種看瘋子的表情死死地盯着維爾。

是的,哪怕是一直支持維爾的伊芙也是這樣一幅表情。

這是必然的——

維爾這個計劃真的就像是在刀尖上跳舞一般。

要知道,蜘蛛科的生物可都是以感知聞名的,在它們眼皮底下這樣來一出……

也不知道應該說維爾是大膽呢還是瘋狂。

……容沫兒當了鍾粹宮的掌事姑姑,幫助蘭嬪復了寵,一切好像又回到了最初的模樣,下一步便是要提高工作效率,節省成本了。

之前春桃掌事的時候,都是隨心吩咐奴才們做事,不成規章,雖然每天都考勤,但是由於分配的活兒不同,有的人累的要死,有的人卻無事可做。沒有明確的分工和擔責,奴才們偷奸耍滑,出了

《炮灰憑實力手撕劇本》第150章荷塘月色 第二天,史萊克學院與雷霆學院的龍爭虎鬥如約而至!

雷霆學院和史萊克學院的比賽,觀眾的數量遠比委員會想像的還要多——這還得感謝雷霆學院的那些夯貨們,若不是他們不遺餘力的散播著兩大學院之間的矛盾,觀眾們的熱情也不至於如此高漲。

雷霆學院單方面的挑釁,成功讓今天的比賽蒙上了一層別樣的色彩。。。

單純的比賽能有幾個人喜歡看啊?

即便是天斗城,那也不是人人都是魂師,斗羅大陸終究是以普通人為主體的,而且就算是魂師,魂宗一下修為的,也沒幾個真的看得懂比賽的,在他們看來,各大學院之間的比賽,看得就是絢麗的魂技、超絕的天賦以及各種讓人意想不到的反轉!

除此之外,就是各大學院本身帶有的吸引力了。

比如天水學院,單論對觀眾們的吸引力而言,天水學院恐怕比之武魂殿還要更勝一籌!

誰不喜歡美少女呢!?

還有就是各大學院、各個選手之間的恩怨情仇了。。。

比如雷霆學院的玉天心和天斗皇家學院一隊的玉天恆,這對兄弟之間的比賽,同樣是天斗賽區最大的看點;神風學院的風笑天以及熾火學院的火舞,明眼人都能看出風笑天對火舞的愛意,他們之間的愛情故事亦是觀眾們津津樂道的八卦。

這些恩怨情仇,會讓比賽蒙上一層傳奇的色彩,而這恰恰就是觀眾們最喜歡的。

當然,最重要的還是因為在天斗城內。。。

天斗城可是天斗帝國的國度,走在街上,一磚頭扔出去,砸到三個人,一個魂師,一個貴族,一個商人,總而言之,非富即貴!

而這些人都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不用為了生計而忙碌,有大把空閑的時間。

全大陸高級魂師大賽給了他們一個很好的消遣項目。

要是人人吃了上頓沒下頓,鬼來看什麼比賽啊!

言歸正傳,如今雷霆學院作為天斗賽區最大的奪冠熱門之一,史萊克學院則是本屆大賽最大的黑馬,一路橫掃至今,除了預選賽兩場玩鬧似的落敗之外,再無敗績,都是熾手可熱的強隊,現在雷霆學院更是親自下場和史萊克學院划道,如何能不讓這些吃喝不愁的觀眾們激動!?

一走進賽場,便能聽見山呼海嘯般的吶喊聲,全部都在等待雷霆學院和史萊克學院的比賽。

哪怕之前還有其他學院的比賽,觀眾們的熱情依舊不減!

最尷尬的莫過於植物學院和神風學院了,他們就在雲錚等人上場之前比賽,場上明明是神風學院和植物學院的人,但場下觀眾們吶喊的卻是雷霆學院和史萊克學院。。。

大部分還是為雷霆學院加油助威的,畢竟老牌強隊的底蘊放在這裏。

這也讓雲錚不禁感慨,斗羅大陸的人們體質還是好啊!

一直吶喊了半個多時辰,居然都不累!

等植物學院最後一名選手被風笑天擊敗之後,終於來到了觀眾們等待已久的天王山之戰!

在觀眾們眼裏,這場比賽,就是天王山之戰!

以天斗委員會的尿性,天斗皇家學院一隊肯定能夠順風順水的晉級決賽,只等著前往武魂城就行了,剩下的就是史萊克學院和雷霆學院了這兩個表現最為強勁的學院了!

在比賽開始之前,小舞將史萊克學院人員出戰順序交給了裁判,雷霆學院亦是如此。

趁著著時段時間,馬紅俊悄悄的挪到了雲錚身邊,小聲的問道:「半仙兒。。。昨天雷獄前輩怎麼說?」

雲錚聞言,哂然一笑,輕飄飄的說道:「師尊也沒說什麼,他讓我們自由發揮!」

「嘶!」

雲錚說的輕巧,但馬紅俊卻猛地倒抽了一口冷氣!

自由發揮什麼意思?

就是告訴雲錚,不用顧忌藍電霸王宗,想下多狠的手,隨便雲錚!

念及此處,馬紅俊看向雷霆學院的眼神逐漸變得憐憫了起來。。。

玉仲白還是護短的,玉晴兒可是他親女兒,即便是藍電霸王宗內部都沒幾個人敢說玉晴兒是花瓶,雷霆學院幾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學員卻如此編排玉晴兒!?

哪怕雲錚不出手,在大賽之後,玉仲白也得找雷霆學院的院長好好聊聊!

更何況,雲錚的事情,玉仲白也已經知道了,他也想通過這種方式,讓雲錚宣洩心中的壓抑。。。

與此同時,小舞也已經回來了,裁判在看過雙方的出場順序之後,開口道:「請史萊克學院雲錚,雷霆學院雷天上場!」

裁判的聲音落下,雲錚緩緩的走上賽場——這還是雲錚第一次登上排名賽的賽場,但云錚卻一點緊張的情緒都沒有,還是那句話,在雲錚眼中,雷霆學院和什麼蒼暉紫羅蘭沒什麼區別,同樣不值一提,哪怕是武魂殿也不過如此!

原本雲錚甚至不屑於和雷霆學院發生衝突,只是雷霆學院太過聒噪了。

聒噪的蟲子是要被懲罰的!

而在賽場之外,天斗皇家學院一隊的休息室內,當初皇斗戰隊的眾人在看到雲錚上場之後,眸光皆是一凝!

玉天心畢竟是玉天恆的表兄弟,說不在意是不可能的。

實際上,早在昨天,玉天恆便找上了玉天心,警告他不要繼續挑釁史萊克學院,但卻被玉天心當成了耳旁風。

似乎在玉天心看來,玉天恆會敗在雲錚和玉晴兒手中,單純是因為玉天恆不夠強,並且加上一些大意的成分在內罷了,他玉天心堂堂藍電霸王宗的天之驕子,怎麼可能輸!?

但只有玉天恆自己知道,一年前的那一戰,他沒有半點大意,更不是因為他弱,他之所以輸,只是因為雲錚太強了!

那份強大,幾乎野蠻的將玉天恆擊潰!

那時候,雲錚還只是大魂師而已,其站立便已經比肩魂宗了,現在雲錚可是貨真價實的魂宗,他的實力又會臻至何等境界?

玉天恆有點不敢想像,但如果可以的話,他甚至希望玉天心和雷霆學院直接放棄此次比賽,但玉天心根本就不聽他的勸告,認為玉天恆已經不配與他並稱為藍電霸王宗的雙子星了!

玉天恆的怯懦與退讓讓玉天心失望的同時,還激發了玉天心心中的憤怒!

藍電霸王宗的天才,豈能怯戰!?

在這份憤怒的驅使之下,玉天心對史萊克學院的敵意不僅沒有淡化,反而愈演愈烈,以致於從昨天到今天開賽的前一刻,雷霆學院都未曾停止過對雲錚和玉晴兒的非議。

這讓玉天恆明白,雷霆學院和玉天心今天要吃大虧了。。。

而當玉天恆看到雲錚第一個上場的時候,玉天恆意識到,雷霆學院或許會在今天直接喪失繼續比賽的能力!

這並不誇張,即便遠遠的待在天斗皇家學院的休息室內,玉天恆也能清晰的感受到雲錚身上散開的煞氣。

今天的雲錚和前兩次上場的雲錚完全不同,前兩次的雲錚,單純是上場玩去了,但今天,雲錚明顯認真而來!

玉天恆是見識過認真的雲錚的,當初雲錚以大魂師之姿,連敗三名高階魂尊,並帶領史萊克學院最終戰勝皇斗學院是的身姿,至今都還刻在玉天恆的腦海之中,哪怕玉天恆發自心底的希望玉天心能夠戰勝雲錚,也無法欺騙自己!

不誇張的說,當其他人還在期待一場龍爭虎鬥的時候,玉天恆已經在想着如何給雷霆學院和玉天心收場了。。。

。 張山騎着赤兔馬,有如死神般的,到處追着齊國玩家砍,直到再也看不到齊國玩家后。

他才返回到通道處,和其它人匯合。

「哈哈,這次砍得爽,我至少砍倒了二十個。」

風雲一刀囂張的大笑道。

「沒出息,才砍二十個人,有什麼好得意的,你問問神器大佬,他今天總共可能砍了快兩千人了吧?」

「我為什麼要和六管兄比,他是個大變態,我只要比你們砍得多就行,嘿嘿。」

「六管兄,今天總共砍了多少人啊,有沒有統計一下的?」

「不知道,遊戲系統有記錄擊殺人數的嗎?」

張山也不知道他到底砍倒了多少人,這裏砍幾個,那裏砍幾十,完全沒數的。

不過,被他砍倒的人數,就算沒有兩千,也應該很接近了。

「沒有,哎,也不知道怎麼統計兩國讎恨值的,我們跟齊國玩家已經拼了這麼久,不知道離開啟國戰,還差我多少仇恨值啊。」

「現在就想國戰?你想多了,這個肯定是系統控制的,系統覺得是時候了,才會開啟國戰的。」

「好想打一場國戰啊,每個國家都有一兩千萬玩家,要是都參加國戰的話,那場面想想就壯觀啊。」

「是呀,古代幾十萬的人大戰,都能稱得上曠世大戰,我們在遊戲中,要是千萬玩家混戰的話,那場面想想就讓人激動,嘿嘿。」

「別想太多,到了開國戰的時候自然就知道了,既然系統公告,已經說了要開放國戰,那就應該不會讓我們等太久的,相信在玩家到四十級前,肯定會發生一場國戰的。」

「四十級?那也太久遠了吧,就算神器哥升級升得快,想要升到四十級,也得兩個月以後吧。」

張山看了下經驗條,升三十一級,要四千萬經驗。天門關地圖的怪物給的經驗更多。

如果專心刷怪的話,一小時至少能刷到五十萬以上的經驗,一天刷個六七百萬經驗是沒什麼問題。

大概還要五天,應該就能升到三十一級,就是不知道後面每升一級,會增加多少經驗要求。

要是加得不多的話,他覺得升到四十級,可能也不是太難。

五天一級,五十天升到四十級。

當然也就是想想,後面每升一有要的經驗,肯定要多得多,而他的裝備已經很難再更新了。

刷怪的速度也就沒法再提升了。

就算再理想的狀態下,兩個月他也不可能升到四十級的。

「先別扯國戰的事了,那個還有點遠,老大,我們接下來怎麼搞,是繼續回去刷怪嗎?」

「不用了吧,現在無雙公會的人數,應該和我們差不多,肯定能幹得過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