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甘於自己就這麼被一個小娃兒震懾住;不甘於她忽視自己;更不甘於,蒔泱凌駕於自己之上,不管是實力、氣勢,還是身份,他都無法容忍!

想着,扶孤恨恨地淬了口牙,擺手便讓下屬把刀架在聞人玉竹和田興安脖子上,高喝道:「蒔泱!你站住!你要是再敢往前一步,我就讓他們人頭落地!」

若是扶孤這會冷靜下來,願意舍小換大,權衡輕重,倒也不必親手把自己推向了一個絕境。

偏偏,扶孤沒有。

一聽到他說這話,蒔泱腳步果真一頓,停了下來。見狀,扶孤倒是以為,自己嚇住蒔泱了。

揚笑,扶孤大搖大擺地走上前去,站到了聞人玉竹旁邊,接過下屬的刀來,自己比劃了起來。

見蒔泱杵在原地死死地盯着自己,幾欲發作,扶孤見到也只是驚詫了一下,便不當回事了。

一個小娃娃而已,能掀起什麼風浪?

即便有天大的本事,還能抵禦自己的千軍萬馬不可?

扶孤狂狷笑道:「如何?小國師現在,能跟本宮好好說話了嗎?這事,你看看真的沒有商量的餘地了嗎?鳳琰能給的,我的確都能給你,可不代表,我能跟他一樣,各種遷就你。」

「他那樣的男人,江山輕於紅顏,實在不是你的好歸宿。」

聞言,蒔泱動了動手指,挑眉側目,唇角竟然勾起了亦有亦無的一抹弧度來。

「可是,我討厭你。從第一眼起。」現在,更是想殺了你。

「那又如何?」扶孤不以為然地聳了聳肩,胸有成竹道:「我有的是辦法讓你臣服於我。」

「既然如此……」

蒔泱輕聲喃了一句,瞳孔緩慢地泛出琥珀色來,右手背到後邊,變幻出了羽扇。

「報!」蒔泱正要動手,帳布又有一慌慌張張的士兵沖了進來,驚訝地看了蒔泱一眼,士兵拱手朝扶孤跪了下來,「我方大營突遭鳳軍襲擊,火勢太猛!」

「火勢?」扶孤不禁疑惑,擰眉道:「對方火攻這麼雞肋的方式?領頭的人是誰?」

「不,不是……」士兵吞吞吐吐說個不清,只得把頭低得更下了,支支吾吾了半天,才硬憋出了這麼一句來,「鳳軍放的火,我們潑不滅!」

說完了,還不敢抬頭看扶孤的臉色。

扶孤蹙眉,擺手讓人在前帶路,「來人!給本宮看好華陵來的客人,其餘人等,隨本宮一起去會會這有膽闖……」

「不用了。」

他的話還沒說完,身後的蒔泱便幽幽開口了,羽扇揮出割草一般繞了一圈回到手裏,蒔泱把震驚得合不攏嘴的扶孤掰轉了過來。

蒔泱瞬時把手撫向手鐲,意念一動,朱焓和白澤便現在了面前。兩獸聽令馱起聞人玉竹和田興安,低眉垂眼地跟在蒔泱的身後。

扶孤還未從蒔泱現出的一手割菜一般的殺人回過神來呢,便又看到了這般衝擊自己見識的一幕,噔時嚇得後退了幾步,手執佩劍在胸前。

「你,你到底是什麼怪物?!」

蒔泱沒有理他,只是懶洋洋地打了個哈欠,扇子哐當地往他的佩劍上一甩,便斷成了兩截。

隨之,蒔泱抬起了腿,扶孤眼見着對方要對自己動手,頓時反應迅速地把佩劍扔掉,雙手格擋住蒔泱的一腳,反身便要還擊。

星點般的拳頭如雨而落擊,蒔泱左右躲閃,邊調整著自己的姿勢,邊示意著白澤他們先行離開。

忽聽到外邊又一聲巨響,蒔泱怔了怔,霎時扯過扶孤的手臂,往後一拽,再度拉開了兩人的距離。

蒔泱拍了拍身上的塵灰,嘟嘴道:「我不跟你玩了,鳳凰生氣了。」

說罷,就在扶孤剛起了蒔泱已經是個小怪物但是武功不過與自己不相上下,他還有贏的機會這種念頭后,蒔泱小腳往前一踹,絲毫不給扶孤反應過來的機會。

剎那,將人踹飛到了營帳外,帶過那變為屍體的士兵,俊秀的臉上還直接接觸過黏稠的血污。

砰!

扶孤應聲倒地,滾動了幾圈后,四肢着地,趴在了地上。也正是因為這樣,他才目睹了剛剛士兵彙報的,到底是怎麼的一幕。

火光衝天,飛箭漫天。可飛來的箭上明明沒有帶火,四處也未見任何燃物,偏偏自己的兵卻接二連三地,要麼被箭射殺,要麼就奇怪地燒了起來,燒的盔甲通紅,活活將他們燙死,燒死。

原本是抵禦攻擊的盔甲,這會卻成為了結束他們生命的間接兇器。

男人們的痛叫與怒吼響徹夜空,到處都可見他們瘋狂地拍打着身上的火焰,用沙、用水……種種可以用到的方式都用上了,火勢卻未見削弱。

扶孤愣怔地看着這一幕幕,感覺那勾魂的使差,也要來勾走自己了。

噠,噠,噠——

腳步聲貫徹在自己兩邊,由遠到近,扶孤竟不知道第一時間該朝哪看去,腦袋卻不由自主地,左顧右盼了起來。

左邊,是面無表情的蒔泱走出,手上還抓着,滴著血的扇子,那軟糯糯的小臉上,滿是戾氣;右,是他一直不服的鳳琰,男人殺氣騰騰地向他走來,一手銀龍槍,一手,卻拎着違時不合的荷包雞,在這硝煙滾滾的戰場,怎麼看都是不合。

扶孤後悔了。

見到兩人就這麼朝他靠近,扶孤只覺得自己身上的力氣都被抽盡了一般,沒了半點招架之力,踉蹌地踢踏着自己的鞋,手腕枕在泥地上,隨之伴來求生欲,讓他禁不住地往後退去。

他錯了,要是再做多點打算,早就知道蒔泱是怪物,華陵的鳳琰也是怪物,他絕對不好招惹他們半分的。

還跟他們搶人,硬要比個高低,他何德何能?

眼看着兩人可怖的武器朝之將至,扶孤竟然大叫了一聲,抱頭鼠竄了起來,可被蒔泱踹了那麼一腳,只讓他小幅度的動作,稍一用力,便又讓他摔了個四腳朝天。

而他預想的死亡,也沒有迎來。

兩人停在了他一旁不遠不近的位置,防止着他偷襲,亦能防止著逃跑。

小姑娘一見到鳳琰緩緩向她走來,歡喜得啥也不顧了,把羽扇往後一丟,這一扔,險些就插在了扶孤的胯下,稍挪動一寸位置,就是正中靶心。

看到那如刃的羽毛這般落下,扶孤嚇得兩眼一白,直昏了過去。

「鳳凰!」

蒔泱噠噠噠地朝鳳琰跑去,瞧見男人陰沉的臉色,小姑娘張開的雙臂頓了頓,腳下一剎,在快要撲到鳳琰身上的時候停了下來。

蒔泱大眼睛滴溜溜地轉個不停,小手不自覺地往嘴巴里送去嗦著。小姑娘踢着腳邊的泥塊,剛剛還是歡喜得不管不顧,這會卻跟泄了氣的球一樣,忐忑緊張。

小眼神看得鳳琰是一陣無奈,等蒔泱再把目光來時,鳳琰半蹲下來,大手一攬,把小姑娘抱起。

把銀龍槍杵在地面,鳳琰空出一隻手來點了點蒔泱的唇,嘆了聲氣,挑眉道:「這次不讓我冷靜下了?」

蒔泱聞言一頓,撇開了頭,嘟嘴道:「那不是不管用嘛……」

「那你怎麼不再試一下,看看管不管用?」

男人指腹輕柔地摩挲着她的唇瓣,一手摟緊在蒔泱的腰肌,使得小姑娘微微仰頭,墜進他深邃的眸里。

低沉磁性的嗓音如同能蠱惑人的心智,蒔泱怔怔地摟過鳳琰的脖頸,借力往前一帶,小巧的鼻尖蹭過男人的鼻尖,蒔泱不由得屏住了呼吸。

憑着鳳琰呼出暖熱的熱氣,蒔泱輕輕地,如同羽毛拂過一般,把唇貼在了鳳琰微張的唇上。

觸感還是一如平常的好,蒔泱貪戀地不禁像嬰孩吮吸一樣,吮緊著男人的唇。

一時間,男人的呼吸隨之加重了幾分,若是有人細心看到,定能發現,那燒灼在人身上的火焰,也隨着男人呼吸的頻率,燒得猛烈了。

「唔——」

感覺到自己能呼吸的空氣變得稀少,蒔泱欲要退開時,鳳琰卻反客為主,再次加深了這個吻。

男人攻勢略為霸道,甚帶着懲罰性地咬了咬小姑娘的嘴唇,倏而碾轉,引得蒔泱的小手順着他的脖子往下,不適地攥緊了鳳琰的衣襟。

一吻結束,鳳琰不舍地鬆開了蒔泱。撫了撫小姑娘晶瑩欲滴,微腫起來的唇,男人呼了口氣,淡笑了出來。

「泱泱,我們回家吧。」 白鳳雛被打的消息,刺痛了所有人的神經。

縱然掌舵者親自給林天成出面了,但每個人都是發自內心的,不願意在林天成面前低頭。

就好像一些傳承久遠的世家,幾乎都看不起暴發戶。

更重要的是,他們在家裡都受到了責罰,心理上本來就不平衡。再說了,所有人家裡的老頭子都商議過了,認為這件事情應該就會這樣過去,掌舵者不可能為林天成做的太明顯。

林天成倘若識趣的話,應該做到井水不犯河水才對。

當然他們也不會去招惹林天成了。

白鳳雛主動賠禮,還要打的住院?

不能忍!

又有一個大少情緒激動道,「這種事情怎麼能忍,今天是白鳳雛去給他道歉,如果換了是我們其中的一個,是不是同樣要被打的住院?」

「有掌舵者撐腰就可以為所欲為嗎?」

「這種事情都做的出來,他的心胸和眼界也就是那樣了,估計掌舵者知道了,都會不高興。」

大家七嘴八舌,而後紛紛把目光落在卿吉文和張衛峰身上。

其實他們心裏面也有些害怕了,也就是嘴上說說而已,反正吹牛皮又沒有關係。

每個人都很清楚,這種事情,肯定要卿吉文和張衛峰帶頭才行,只要他們兩人不帶頭,那麼大家隨便說的多狠,到最後不採取行動,都不會惹人笑話。倘若卿吉文和張衛峰兩個帶頭,他們也不介意跟在兩人身後,反正天塌下來有高個的頂著。

「該!」

卿吉文突然發聲。

他不服歸不服,但真的去為白鳳雛出頭,他還沒有那麼大的膽子,「自己嚇破了膽,跑到林天成面前去請罪,這種軟骨頭,不打他打誰?」

張衛峰和卿吉文的想法差不多,除非是被迫反擊,否則他也不會去找林天成麻煩。

張衛峰道,「誰說不是,誰知道白鳳雛是去軍區道歉還是挑釁?人家隨便找個理由就能把他打了。如果現在林天成過來找我道歉,我一樣可以找個理由打他。」

見卿吉文和張衛峰兩人沒有要出頭的意思,大家也沒有很意外,沒多久便轉移了話題。

昨天才剛剛挨訓,大家也不敢胡吃海喝,差不多的時候便結束了飯局,各自返家。

一天的時間過去,各自家中的長輩回來,也沒有再說有關林天成的事情。

一群大少千金和林天成之間的衝突,似乎就此畫上了句號。

顏家。

顏家老爺子以前每天必看新聞聯播,但歲著年齡增長,長時間看電視也有些吃力,後來就不怎麼看了,而是讓生活秘書,把一些他感興趣的東西錄下來給他聽。

今天晚上,新聞聯播還沒有開始播放,顏老爺子就準時坐在了電視機面前,戴上了老花眼鏡。

因為精力關係,沒看多久,老爺子便有點昏昏欲睡。

顏詩詩給老爺子送上一杯水,「爺爺,你都這一大把年紀了,國家大事就少關心了,地球上沒有你一樣轉。」

顏老道,「國家大事我早就不關心了,有他來掌舵,我們這些老頭子都放心。我關心的是顏家大事。」

這個時候,電視畫面切換到主播身上,女主播道,「近日,有網友在火車上目睹了這樣的一幕,一批軍人乘坐火車,個別沒有買到坐票的乘客抱怨說當兵的為什麼不給讓座。火車行駛平穩后,軍人中傳出一個聲音——我們都站起來,給沒有座位的人讓個座……」

顏老一改昏昏欲睡的模樣,兩眼放光。

來了!

新聞聯播可不是普通的媒體,因為時間有限,又要兼顧國事家事天下事,能夠上新聞聯播的事情都不簡單,要麼事情重大,要麼意義深遠。

軍人被要求讓座,嚴格意義上來說,真的不算什麼大事,而且已經過了熱度高峰。

這個時候新聞聯播突然來一下,就很是意味深長了。

男主播道,「對此,絕大多數網民都表達了對軍人的理解和支持。國防部發言人也作出回應,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是人民軍隊的宗旨;但軍人的合法權益必須得到保護。火車上憑票就座,是法治社會下人人都應遵循的行為準則。軍人主動讓座是出於為民服務的樸素情感,但動輒對其進行道德捆綁,卻是對這種情感的褻瀆和傷害。」

女主播情緒飽滿道,「若以小利計,何必披征衣。軍人確實依法享有一些優先的權益,卻更經常活躍在另一個優先戰場。京城時間昨日凌晨三點,共和國駐XX國維和部隊,遭遇汽車炸彈襲擊……」

看見畫面再次切換到國外,顏老站起身,不打算繼續看下去了。

他轉頭看了顏詩詩一眼,「詩詩,讓你去徵求林天成的原諒,你去了沒有?」

顏詩詩道,「沒有。」

顏老心中一沉,「怎麼回事?為什麼不去?不是交代過你了嗎?」

顏詩詩道,「爺爺交代的事情我怎麼敢陰奉陽違呢,我今天有和林天成聯繫,不過他沒時間。」

顏老聞言放下心來。

只要是在新聞聯播沒有播之前,顏詩詩主動聯繫了林天成,那麼問題就不大。如果等到新聞聯播之後就不好說了。

想到不少人都選擇了靜觀其變,顏老呵呵一笑,「今天晚上又有很多人要失眠嘍。」

張家。

張衛峰今天回來的很早,正躲在房間裡面和一個女孩子聊微信。

「老張,你要幹什麼?」

就在這個時候,張衛峰突然聽到他媽媽的驚呼聲。

剛剛看完新聞聯播的張部長陰沉的聲音響起,「你別攔我,讓我打死他,否則這個家遲早要毀在他身上。」

張衛星心中湧起一股濃濃的不祥,只是他心中還存有幾分僥倖,畢竟他還是有個哥哥的。

「老張,你昨天已經打過他了,衛峰也認錯了。今天衛峰又沒做錯什麼,你是真想要了他的命嗎?」

聽到母親的話,張衛峰的頭皮就在開始發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