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隻呢,是我們本地在山上放養的土雞,現在已經初步的清理過了。為什麼說是初步的清理呢,是因為這隻雞耳孔旁邊的毛和裡面的臟物都已經清洗乾淨,鼻孔里已經擠出臟物,胸腔里的肺等雜物都掏清乾淨,基本做到無血跡了,這樣子就是叫做初步清理,現在的菜市場賣雞的都會幫顧客做初步清理,只是會收點錢。」

「初步清理以後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重點修剪四個部位:(1)腳指甲一定要剪掉。(2)屁股當然要剪掉,屁股尖的右側方有個尖尖的小凸起,不去掉會有臊味。(3)翅膀尖要剪掉,據說那裡是激素堆集的地方。(4)雞脖子上的皮和淋巴要去除乾淨。其它,雞頭根據自己情況可要可不要,不喜歡太油的可以去掉一些皮下脂肪。」

「大家看,這樣的一隻雞基本上就處理好了,不過呢我們還不能直接把它放入砂鍋,因為我們修建的時候胸腔里可能會有血滲出來,所以一定要再打開看看胸腔看看,如果有血滲出來的話一定要徹底擠乾淨血跡然後用水沖洗一遍。脖子也要收拾得很清爽,這樣處理過後的雞就不需要飛水,可以直接放入砂鍋了。」

李方邊說邊動手,聽著話以為要很久,其實就是幾分鐘的事。。 夏琳最近可謂是焦頭爛額。

這些年,她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家庭,確切的說,是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卓天墨的身上,夏氏可以說是卓天墨一手掌控著。

所以,夏氏再次回到她手上的時候,基本也就是個空殼子了。

不想讓卓天墨看了笑話,她一直在拆東牆補西牆,結果就是,越補越漏……..

照目前的趨勢走下去,夏氏,大概是充不了多長時間了。

想想這些年的所做所為,夏琳恨不得殺了自己,但是,她知道她不能這麼自私,不管是為了父母還是為了孩子們,她都不能那麼自私。

可,她要怎麼做才好?她本就不是經商天才,這些年的疏荒,加上夏氏窘迫的境況,她實在是黔驢技窮了…….

偏生的,蘇氏又送上了壓死她的最後一根稻草——蘇氏出口國外的輪轂模具打磨一直是交給夏氏來做的,就在今天突然書面通知,到期后,雙方不再續約了。

直愣愣的盯着手裏的傳真,夏琳感覺腦子裏轟轟的。

她電話回去,蘇誠話說的很漂亮,卻是半點兒都不鬆口合作的事兒。

最後,她只問了一句,蘇氏和夏氏解約,是不是要和卓天墨合作?

「夏董,我是商人。」

只回了這麼一句,蘇誠就把電話掛斷了。

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哪怕早已經不再對對方抱有任何期待,哪怕對對方的恨早已經壓過了愛,這一刻,夏琳還是控制不住的號啕大哭。

她是那麼的愛他,全身心的愛着他,所以才會百分百的信任他,什麼都交給他,結果,他就是這樣對待她的?難道,一定要趕盡殺絕才行?

就算對她沒感情,孩子們總還是他的骨肉吧?

他們不姓卓……

腦海中,突然就浮現出卓天墨說這句話時的表情。

是了,在他的心目中,只有卓之喬和卓之力才是他的孩子……那他,又為什麼要把夏墨搶走呢?

想到對自己不理不睬的兒子,夏琳就覺得心疼的都要沒法兒呼吸了,下一秒,她捂著胸口的位置,身子一點點的軟下去…….

…….

她瘦了,也老了。

看着面色蒼白躺在病床上的夏琳,夏天暗自嘆了口氣。

自從她把父親家外有家的事兒捅破,母女倆之間就存了隔閡,然後,她也是賭著一口氣,不願意再多看她一眼。

曾經,她再見到她的時候,她已經化為了灰燼,所以,她真的是不知道,只幾年的功夫,她竟然是老了十歲不止。

從大姐的描述中她知道,母親對她是心存愧疚的,但是,哪怕到了最後的時刻,哪怕在離開之前撥通了她的電話,最終,母親還是一個字都沒和她說…….

細想想,所謂的不說,不過是長輩的面子在作祟罷了,相信,離開的時候,母親的心裏也是極難受的,那麼這一次,她不說,換她來吧。

「二姐,你還生媽的氣嗎?」

悄悄打量打量夏天的臉色,夏墨試探著問道。

夏天點點頭:「嗯。」

「二姐…….」夏墨就囁嚅著道,「其實媽媽早就後悔了,她總是偷偷打聽二姐的消息,她應該是怕二姐不理她,才不敢親自找二姐的。」

「我生氣她到了現在這樣的地步了,還在為不值得的人傷心。」夏天剛才把過夏琳的脈,鬱結傷神是她昏過去的根本原因,而為什麼會鬱結傷神?說白了,還是對對方心有期待唄。

說真的,這樣的夏琳,她還是挺失望的,卓天墨都做到那樣的地步了,還有什麼好期待的?立起來,活出個樣兒來,不好嗎?

夏墨住在卓家,自是清楚夏琳還是會時不時的給卓天墨打電話,雖然每次打電話都是質問和討伐,但只要不傻就知道,她那樣做的緣由是什麼。

也因此,卓天墨和喬美麗說起夏琳的時候,語氣里都是滿滿的嘲諷和鄙視,天知道他忍的有多辛苦才能做到不衝上去把倆人的臉撓花——雖然也知道自己沒那個本事,但心裏是真的太想那樣做了!

正因為了解,這會兒聽着自家二姐對媽媽的評介,夏墨也就不想再替對方描補了。

夏老爺子夏老太太從醫生那兒過來的時候,就看到孫子和孫女兒站在病床邊,神色漠然的看着夏琳,一言不發。

對視一眼,夏老太太輕咳一聲:「天兒,墨兒,放心吧,你們的媽媽沒事兒,孫醫生說了,她就是太勞累了,又一直失眠,這會兒沒醒過來,也算是身體的一種自我保護,是好事兒。」

夏天就抬起頭:「姥姥,姥爺,你們和小墨回去吧,我在這兒守着,她醒過來了,我帶她回家。」

想到母女倆間的矛盾,夏老太太一時間有些猶豫,一方面,希望母女倆可以單獨相處,把疙瘩解開,另一方面,又怕母女倆一個說不好,關係搞的更僵……..

看出老太太的疑慮,夏天保證道:「我不會和她吵的。」

「走,咱們先回去,跟卓兒說說情況,別讓她瞎擔心。」夏老爺子邊說邊拖着老太太往外走,他看出來了,小外孫女兒這次回來,是真的成熟了,他相信,她絕對不會做出讓他們擔心的事兒來。

猶豫一下,夏墨也跟了出去,二姐和媽媽,的確需要一個單獨相處的空間,他就不跟着摻合了,他和媽媽之間的誤會,可以回頭再說。

夏琳做了一個特別美的夢,夢裏,她又回到了和卓天墨戀愛的時候,他那麼溫柔的看着她,什麼都順着她,對她的照顧細緻入微,乃至於乍一醒過來的時候,她有點兒搞不清楚狀況…….

隨意意識一點點的回攏,她的視線突然定格在坐在床邊的女孩身上——她一定還是在做夢!

不過,做夢能看到小女兒也是好的。

夏琳小心翼翼的把自己的手往前挪,小心翼翼的握住女孩兒的手,沖對方露出小心翼翼的笑容:「天兒,媽媽好想你,在夢裏看看你,也覺得特別的幸福。

天兒,你生媽媽的氣是對的,你不理媽媽,也是對的,媽媽不應該把自己的不如意,歸咎到你的身上,明明,你是信任媽媽,向著媽媽,結果,卻被媽媽那樣對待,媽媽真的錯了!

媽媽特別特別後悔那樣傷害你,媽媽無數次的想對你道歉,可是,媽媽真的說不出口,因為媽媽傷你太深了,輕飄飄的道歉,沒有任何的意義,對不對?」

「那你想怎樣?」夏天問道。

這真的是她介意的事兒,既然覺得愧對她,為什麼一直到離開,都不曾好好跟她說句話? 先別看。

這兩張還在碼。

這只是其他的存稿而已。等會兒我就改回來。

當然訂閱了也沒也沒事,這是不會重複訂閱的。修改完之後刷新一下,就可以看了。不會浪費一分錢。

地點:斗羅大陸。

時間:白淺降臨斗羅大陸一萬年後。

這一天,一個來自異世界的靈魂,悄無聲息的穿越到這個世界。投胎轉世成了一個嬰兒,被取名為唐三。

沒有任何人發現這個渺小的異界來客,除了我們本書的主角白淺,在近萬年的時間中,他早已將斗羅大陸變成了自己的地盤。因此唐三這個異界靈魂穿越過來的時候,就已經被他瞬間感應到了。

「徒兒,為濕終於等到你了!」

我們的主角臉上露出神秘的微笑,低聲喃喃道。想成為如來佛祖,怎麼能缺少西天取經呢。

唐三,取經人,就決定是你了!

未來的神界主宰,硬生生把斗羅大陸搞成唐家大陸的人,這貨妥妥的大氣運之人啊!

總之先安排個九九八十一難吧!

只有歷經九九八十一難,你最終才能修成正果,立地成佛!

這是為濕對你的考驗,要好好接受哦~

……………

聖魂村,斗羅大陸原著主角唐三所從小生活的村子。

儘管這個世界多了白淺這個穿越者,但因為間隔時間太久,再加上他有意放任的關係。萬年的歲月過去,也讓得他對這個世界造成的影響,變得微乎其微。或許是因為世界修正力的關係,整個世界的發展在這萬年間又逐漸向原著開始靠攏……唐三的父母依然如原著一般被追殺,其母親依然獻祭。其父唐昊依然變得頹廢,來到這個小村子隱居。整日飲酒度日……

今年,唐三六歲了。

覺醒武魂的日子不遠了。

只不過因為有白淺這個外來者的暗中干涉,唐三的命運已經註定不會如原著般順風順水了。

此時正值清晨時分,天才開始朦朦亮。

聖魂村,某座小山包上,卻已經多出了一道瘦小的身影。

那是個只有五、六歲的孩子,顯然,他經常承受太陽的溫暖,皮膚呈現出健康的小麥色,黑色短髮看上去很利落,一身衣服雖然樸素,到也乾淨。

對於他這麼大的孩子來說,攀爬這百米高的山丘可並不是什麼容易的事,因此當他來到這裏的時候,整個人已是胸悶氣短,呼吸急促,腰膝酸軟,眼看就要跪倒下來。

但奇怪的是,當他來到山頂的制高點時卻硬生生的以巨大的毅力支撐住身體不倒下,然後勉強擺出一副盤腿姿勢坐下,看起來似乎要練內功。

在盤坐好之後,他的雙眼死死的盯視着東方那抹漸漸明亮的魚肚白色,鼻間緩緩吸氣,再從口中徐徐吐出,吸氣綿綿、呼氣微微,竟是形成了一個美妙的循環。

正在這時,他的眼睛突然瞪大了,遠處天邊那抹漸漸明亮的魚肚白色中,彷彿閃過一絲淡淡的紫氣,如果不是有着驚人的目力和足夠專註的話,是絕對無法發現它存在的。

紫氣的出現,令男孩兒的精神完全集中起來,他甚至不再呼氣,只是輕微而徐緩的吸氣,同時雙眼緊緊的盯視着那抹倏隱倏現的紫色。那是一天中的東來紫氣,乃是最溫和的日之精華。

紫氣出現的時間並不長,當東方那一抹魚肚白逐漸被升起的朝陽之色覆蓋時,紫氣已經完全消失了。

男孩兒這才緩緩閉上雙眼,同時長長的呼出一口體內的濁氣,整個人的疲勞稍稍恢復了些許。

靜坐半晌,男孩兒才再次睜眼,眼眸中黑白分明,並沒有吸收東來紫氣后本該出現的紫意。顯然他在方才的修鍊中,並沒有吸收到東來紫氣。

頹然一嘆,男孩兒做出一個絕不應該出現在他這個年齡的無奈表情,滿臉失魂落魄的自語道:「為什麼?明明天地間充斥着濃郁的靈氣。但是為什麼我的玄天功根本無法吸收這些靈氣,究竟是為什麼?不僅如此,連只需要依靠紫氣東來,就能修鍊的紫極魔瞳,也毫無進展,我根本吸收不了紫氣。

玄天功毫無進展,我的玄玉手也修鍊不成。為什麼會這樣?難道,是因為這個世界與我那原本的世界不同么?」

來到這個世界已經五年多快六年的時間了,剛到這個世界,經過開始的吃驚、恐懼,到後來的興奮以及現在的平靜,唐三已經完全接受了現實,在他看來,這是上天又給了他一次機會。前世最大的心愿,或許能夠在這一世來實現吧。

於是他從身體成長到能夠自由活動起,就開始有意識的修鍊前世的唐門絕學。但很快他發現,前世很輕鬆就入門的玄天功,今生卻無論如何也入不了門。體內連一絲內息也無法誕生!

而玄天功乃是所有唐門絕學的基礎,只有擁有內力存在,各種唐門絕學方才能夠施展而出。否則沒有內力的話,就只能施展一些簡陋的拳腳功夫了。

在發現自己無論如何也修鍊不出內力后,唐三並沒有放棄,仍然每天堅持不懈的跑到這裏修鍊。即便幾乎沒有什麼效果,他也不想放棄。渴望着自己的毅力,能夠出現奇迹!讓唐門的輝煌能夠在這個世界再現!

然而勤勤懇懇修鍊的唐三,卻不知早在他沒出生的時候,自己的一生被某位姓白的大佬安排的明明白白的了。

「該回去了。」唐三看看天色,瘦小的身體還殘留着先前的疲憊,沒有玄天功的滋養增幅。他如今就是一個普通的六歲小孩,甚至因為缺衣少食的關係,比起普通的六歲小孩還要不如。

因此他下山的路途並不順利,山間坑窪不平的地面,讓他走得異常艱難。花了好長一段時間,才總算是走回了家。

而由於他修鍊內功不成的關係,所以體能就是普通的六歲小孩,自然是連鎚子都拿不起。所以接下來本來該練習打鐵的唐三,非常有自知之明的,並沒有向父親唐昊提出自己要學鍛造。因為他知道那並不現實。

一天就這樣過去了。

7017k 蘇牧有很多地疑問需要去解答,為什麼汝清顏對江道一地態度會發生如此大的逆轉!

因為這直接影響著江道一能否繼續活下去,誅仙劍意教祖賜下地造化丹卻是能夠治療。

但若是釘頭七箭書呢?消魂散魄矇昧真靈呢?

所以蘇牧需要汝清顏的解釋!

「我確實有很多疑惑想要從大師姐這兒知道答案!」

「比如先前大師姐不是極為不喜那位江聖子嗎?怎麼如今反倒是兩情相悅。」

不知為何蘇牧心中對於汝清顏與江道一兩人結為道侶一事總有些憤怒,帶著醋意的憤怒!

汝清顏絕美的面容上閃過一絲紅暈,有些無奈的說道:「蘇牧你相信宿世因緣嗎?千百世的糾葛最終在這一世化作劫難!」

「江道一是我的劫,所以今生今世必然不會相負!」

蘇牧頓首表示自己知道了,但心中卻也閃過些許的無奈!世事無常,這才是世事無常啊!

與此同時體內世界內的祭壇隨著,那句今生必然不會相負化作了塵埃,隨風飄散。

「你生而知之,有自己的路要走,所以我不希望你因為我犯下無可彌補的錯誤,這也是身為太虛山聖女的職責!」

蘇牧苦笑道:「是啊!世間哪得兩全法,不負如來不負卿!」

「可是大師姐你後悔嗎?」

花開花落終須落,緣來緣去緣如水。

他確實想知道汝清顏究竟后不會後悔!

汝清顏答道:「一入修行還有後悔嗎?如今蘇師弟歸鄉在即,還是少些胡思亂想的好。」

一個生而知之的修行者註定要踏上歸鄉的路途,所以從一開始就已經註定了他們不是一路人!

蘇牧說道:「大師姐,珍重!」

作揖行禮,往日極為尋常的動作,現在蘇牧做的極為緩慢,所有的一切盡在一聲珍重之中。

「蘇師弟,後會有期!」

隨後汝清顏的身影消失在思過崖的山道之後,後會有期何來後會,何來有期!

此次一別必然是滄海桑田物是人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