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瑾王妃?」

大皇子府門前的侍衛看到了站在門口的楚辭,立馬畢恭畢敬的道:「王爺已經在恭候你多時了。」

楚辭抿著唇,冷著臉,一言不發的走了進去。

侍衛呆了一下,目光有些茫然。

不知道為什麼,他總覺得瑾王妃的情緒有些不太對勁。

不過他也沒有多想,就立馬去通知自家殿下。

所以,楚辭剛走進去沒有多久,大皇子就已經腳步匆匆的走了過來。

大皇子的臉上帶著欣喜:「瑾王妃,你總算來了,我等你太久了。」

確實,昨夜楚辭就承認過,今日會拿著葯前來。

但因為被一些事耽擱了,所以她就一直沒有來皇子府。

現在聽到大皇子這話,楚辭的心越發的冷沉了。

「大皇子,既然我昨天答應了我今天一定會來,那我就不可能食言,不知道你現在是什麼意思?用我兒子來威脅我哦?」

前世的時候,她對大皇子的印象還不錯,否則,不可能會來大皇子府治療溫婉。

可現在——

大皇子的不折手段,卻用到了她的頭上。

他對溫婉一片痴情,讓她都深受感動,最終選擇相助,可就算她再感動,也絕不可能任由別人欺負她的人!

「瑾王妃,」大皇子的眉頭輕皺了起來,略有些不解的目光看著楚辭,「你這話什麼意思?」

楚辭揚眸看著大皇子,眼眸中透著怒色:「我來救治大皇子妃,是看在你對她痴情一片的份上,而不是因為你大皇子的身份。」

大皇子更鬱悶了,他壓根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這瑾王妃好端端的,怎麼就說些莫名其妙的話?

若不是為了婉兒,他都無法容忍她如此放肆的行為!

所以,大皇子僅是心臟抽搐了下,臉上卻是不動聲色的問道:「瑾王妃,你如果有話但說無妨,將事情說清楚也好,以免有什麼誤會。」

「誤會?」楚辭冷笑一聲,一揚手,兩頭遍體傷痕的狼迅疾而至,出現在了大皇子的眼前。

「這兩隻狼,是我兒子的護衛,如今卻受著傷回家!是它們帶我來大皇子府找墨兒,如今你還說什麼誤會?」 3月10日,一大早,王金洋等人便趕到京武。

王金洋四處望了望,問道:「方平沒來?」

「之前通知過他,不過方平要突破六品了,沒有過來。」

蘇北簡單解釋一句,突然停了下來,帶着惡趣味說道:「這次要是大賺一筆,我們去方平那提兩句,保證讓他腸子都悔青了。」

只是蘇北的惡趣味並沒有讓他們多感興趣,反倒是一個個愁眉苦臉。

「不是吧,他這就要突破六品了?」

李寒松有些崩潰的揉了揉頭,他在幾人當中是最早突破五品巔峰的。

當初交流賽受傷后直接肉身金身化達到五品巔峰,這才三個月時間,一直在穩固境界,距離突破六品還有一陣距離呢。

王金洋和姚成軍更是苦笑一聲,他們兩人都才突破五品高段,境界已經被落下了。

王金洋突然想起什麼,又看向蘇北,問道:「你呢,不會也要突破六品了吧?」

蘇北點了點,很是自信:「快了,快了!」

確實快突破了,他已經感知到三焦之門的存在,只是最近一直在感悟那一劍,才放緩了突破。

現在那一劍僅僅只能感悟些許皮毛,等這次事了,還是先突破六品吧。

京都不遠處,一量大巴車上,幾個少男少女正在閑聊著。

「唉,馬上就到京武了,也不知京武什麼樣的啊。

之前臨時改變行程,沒有選擇京都地窟,這還是我第一次去京都呢。」

一個子嬌小卻胸懷寬廣的女子激動說道,對京武很是期待。

他們這次出來,本來就是計劃去京都地窟看看的,西山地窟常年沒有戰鬥,下去了沒有意義,相比之下,京都地窟有一定的戰鬥卻又極為安全,正是他們歷練的好去處。

可惜這大半年來京都地窟不斷爆發大戰,讓京都地窟看着安全實則危機四伏,鎮星城那些人也不放心後輩過去,臨時換了一個穩定點的地窟。

旁邊,一小胖子懶洋洋地說道:「有啥好看的,一群兇殘的傢伙,太危險了。

京武蘇北號稱年輕一代第一人,實力你我估計都不是對手。

聽說之前下地窟直接平定了京都地窟,更是帶回一隻絕巔妖獸的屍體,這等大凶人,太可怕了。」

「蔣超!」

後方,一年輕男子臉上露出一絲不服,反駁道:「蘇北可能算是外界少有的天驕,但他終究只是五品巔峰。

我和南奇都快高了他一個大境界了,還能打不過他?」

他旁邊坐着一個臉色嚴肅的武者,正是方才那人口中所言南奇,此刻也是贊通道:「我感覺外面對蘇北的讚譽過盛了,這次我倒要看看,是不是徒有虛表。

至於絕巔妖獸,估計是運氣好正好撿到屍體,要不然,哪怕絕巔只剩一口氣,也不是一個五品可以對付的。」

那小胖子吃了口能源果,嘴巴被塞滿了,還是嘟囔道:「反正我是沒什麼想法,這次就當去京武逛逛。

對了,之前聽說京武開宗師宴時蘇北直接拿出好幾百斤的妖獸肉招待呢,也不知道我們這次去能不能吃到。」

「蔣超,除了吃,你就不能想寫別的事嘛!

除了吃就是睡,真沒志氣。」

「活着不就是為了吃和睡嗎,這才是人生的價值啊。」

蔣超反駁一句,又低聲念叨著:「我就不信你們不想吃,那可是絕巔的妖獸肉,老祖們都未吃不到。」

他這話說完,周圍直接傳來幾聲口水聲。

不服氣歸不服氣,可哪怕隨心的八品金身強者,也無法說自己真的不感興趣。

這些年來只有鎮天王斬殺過一頭禁忌海絕巔妖獸,也不知他吃過沒有,至於其他老祖,殺都沒殺過,自然也沒吃過了。

一旁,教育部王副部長頓時流露出一股優越感,絕巔都沒吃過的他吃過啊。

之前宗師宴他可到場了,還吃了好幾大塊,那味道,現在還回味無窮。

。。。。。。

京武門口,錢嶸半依靠在大門口,旁邊蘇北等四人也在一旁等待着。

鎮星城算是貴客,但也不至於讓白老親自在門口等待,留錢嶸一人就夠了,至於蘇北等人,純粹是很好奇,鎮星城武者究竟如何。

沒多久,一輛大巴車停下,王副部長和一位中年男子兩位金身強者率先走了下來,後面則跟着八名年輕人,五男三女。

「王部長,這位是?」

錢嶸率先迎了上去,王副部長旁邊那人點點頭,說的:「在下鎮星城李默,閣下便是劍祖錢嶸吧?」

錢嶸有些詫異,好奇問道:「我的名聲已經傳到鎮星城么?」

李默笑了笑,說的:「鎮星城也並非與世隔絕,你突破宗師那日聲勢驚動整個華國,鎮星城自然也是清楚。

而且前陣子蘇家老祖回來,還提起過你了,若不隕落,怕是有絕巔之資。」

蘇家老祖稱號劍王,此時這等評價,可謂極高。

武道協會三月份的榜單將錢嶸拍在七品第二,僅次於京南武大校長陳耀庭,稱號劍祖。

劍祖稱號雖然強大,但更多還是給未來錢嶸的,他開闢劍道,自成一派,可以稱祖,但若論現在的地位,還是遠不如蘇家老祖。

錢嶸雖一向自信,但此時,也難免謙虛說道:「當不得老祖如此讚譽,當不得當不得。

走,我們進去再聊,白老已經等你們多時了。」

說完,又側頭看向蘇北等人,囑託道:「你們幾人好好招待鎮星城的朋友,帶他們去京武四處逛逛。」

蘇北點點頭,重重說道:「放心吧,錢導師,我們一定會好好招待的。」

另一邊,李默和王副部長也是簡單囑託下那八位,便之前離開了。

以往鎮星城每次交流,都是由六品導師接待,但那是因為學生中最強者也不過五品初段,實力不夠。

可是蘇北等人皆是當時天驕,五品高段、巔峰的實力,戰力更是堪比六品,已經有和鎮星城年輕一輩平等對話的實力了。

將空間交給他們年輕人,可能更好交流。

7017k 最後全部收下來,也有幾十枚銀河金幣,對於黃木強來說這可是一筆不菲的收入。

而且這是他自己想辦法收的門票,和姜明他們沒關係,全部都可以收進自己的口袋裏。

因為參觀拍賣的人數過多,因此職業者營區連夜擴建,拆掉了一些可有可無的設施,比如單杠之類的,將整個訓練場的場地全部清空。

再在幾棟樓頂上拉上幾層布簾將雨水隔絕,光能探照燈安放好,再弄些桌椅板凳放在四周,中間用木頭搭建一個高台,上面鋪塊紅毯,這樣子一個簡易的拍賣會場就佈置好了。

上午十點,差不多所有人都已經入場,整個職業者營區的訓練場已經坐滿了人的時候,拍賣準時開始。

在高台的周圍和人群觀眾外圍圍攏了一圈士兵負責維持秩序,也防止有人搗亂。

「大家安靜!」

伴隨着一聲中氣十足的大喝聲之下,黃木強特地找了身西裝穿上,整個人昂首挺胸神氣十足的走上了拍賣台。

「拍賣馬上就要開始,請各位保持會場安靜,不要喧嘩。」

在黃木強的大喝之下,整個會場嘈雜的聲音逐漸平息下來,所有人的目光紛紛看向了他。

特別是人群中那些職業者,目光更是火熱,已經做好了要競拍的準備。

「鄙人黃木強,負責這次拍賣會的拍品拍賣,想必大家已經有所耳聞,這次拍賣的東西是什麼,不錯,和大家想的一樣,一共八件黑鐵器職業者裝備,將在這次的拍賣會中全部作為拍品拍賣出去,同時最後還有神秘裝備拍賣。」

黃木強的言行挑動起了現場的氛圍,人群之中不時傳出激動的熱鬧的呼喝聲。

黃木強伸出雙手往下壓了壓,會場逐漸安靜下來之後說道「那麼接下來讓我們請出今天第一件拍賣的拍品。」

隨着黃木強的聲音,一個身材高挑面容姣好穿着旗袍的禮儀小姐手上端著一個紅紅布蓋着的托盤走上了拍賣台。

黃木強伸手將托盤上的紅布掀開,禮儀小姐端著托盤圍繞着拍賣台舉著托盤裏的職業者裝備,讓所有人都能夠清楚的看到裏面的東西。

黃木強同時介紹到「現在呈現在大家眼前的是今天的第一件拍品【鐵甲靴】,表面烏黑的色澤彰顯着它比之白器更加高級,同時也能夠為職業者增加更強的力量,能夠增加兩點體質和三點敏捷,綜合數值增加五點,絕對是一件不可多得的黑鐵器裝備,起拍價70枚銀河金幣,每次加價不得少於五枚銀河金幣!」

黃木強介紹完裝備之後,台下並沒有立刻有人舉手加價拍賣,而是陷入了嘈雜的討論和竊竊私語當中。

非職業者的普通人大多都是來看熱鬧的,職業者也都是皺起了眉,他們有想過今天的拍賣這幾件職業者裝備很貴,但是沒想到會這麼貴,起拍價就是七十枚銀河金幣,之前的白器也不過才賣十枚銀河金幣一件,直接翻了七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