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喝點茶水行了。」

「放心,這裏是桃姐的地盤,總能送我們回去。」楚塵跟肖風一碰酒瓶。

兩人各自幹掉了幾瓶酒後,包廂大門被推開。

江映桃一身修長旗袍晚裝,高挑的身材在燈光映照之下,美不勝收,紅唇欲滴,盈盈的步伐走了進來,美麗的桃花眸第一時間落在了楚塵的身上,瞄一眼放在楚塵面前的酒瓶,展開笑靨,「看來你也不是很擔心現在這個局面,酒喝得挺開心。」

「總不能跟肖風抱頭痛哭吧。」楚塵兩手一攤。

江映桃坐下來,身上的香水味偏烈,卻沒有刺鼻,給人一種很容易沉浸其中的感覺。

濃而不艷。

楚塵想了想,自己見過的女人之中,只有桃姐能夠駕馭這種風格。

「昨天到今天,武者界各大門派湧入禪城,最多選擇的交通工具就是飛機,畢竟生怕來遲了沒法分享到天機玄圖的奧秘。」江映桃說道,「根據特戰局資料庫錄入的關於武者界各派人物的資料,截止剛才,已經超過三十個門派勢力空降羊城,其中包括,北斗派,達摩山這兩大超級實力,都有強大宗師率隊前來。」

「居然沒有戰龍島。」楚塵脫口而出。

「在特戰局的資料中,我們對戰龍島武者的資料是最少的。」江映桃說道,「戰龍島武者常年都深居海域,他們可能還沒有那麼快收到消息,當然,也有可能在來的路上了。」

楚塵更加偏向於後者。

畢竟這是一個通訊發達的時代,即便深居海域的戰龍島,也必定與外界有聯繫。

「不計戰龍島,各大門派勢力的武道宗師加起來,超過五十人,其中,海域武道宗師巔峰層次的高手,比如達摩山的空侗大師,就是成名已久的超級強者,極有機會踏入氣息境。」江映桃道。

楚塵意外地看了一眼江映桃。

江映桃給出的訊息量之大有些超乎了他的意料之外。

看來,自己還是小看了特戰局的資料庫。

肖風的神色凝重無比。

聽得出來,這一次楚塵面臨的壓力巨大。

如果柳姐姐成功突破到氣息境,他們都是弟弟……楚塵微笑,他對柳姐姐抱有信心。

不過,也不能將全部的希望都放在柳如雁的身上。

楚塵還有其他的打算。

離開21酒吧后,楚塵來到清風觀。

江映桃帶來的情報只是從羊城機場空降的武者勢力,其他途徑進入禪城的,還得從張道長口中得知。

結果不容樂觀。

幾乎大半個武者界勢力都來了。

這簡直可以說是武者界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一次非組織性的集會。

洞天福地對於武者而言吸引力太過致命。

假若楚塵一個人獨享創造洞天福地的手段,那麼相當於,楚塵一個人成為了武者界的bug。

沒有人願意看到。

所以……他們都來了。

「少主,九玄門現在……」張運國試探詢問。

「還處於封山狀態。」楚塵沉聲開口,估計連九位師傅都沒有想到,他們此行會出現這樣的變數,更加不會想到,楚塵破解了天機玄圖的秘密,創造出洞天福地。

處於封山狀態的九玄門,與外界是完全隔絕了聯繫。

張運國的神色充滿了擔憂。

楚塵和張運國來到後山,着手佈置天機玄陣。

張運國站在一側,眼神熾熱。

他沒想到,到了這個時候,少主居然還有心思給他佈置天機玄陣。

陣法佈置好之後,楚塵沉聲開口,「張道長,你從天機玄陣出來后,立即前往九玄門一趟,我給你一張靈符,你到了之後,捏碎靈符,山門裏面的人能感知到。」

讓張運國回九玄門搬救兵,這是楚塵的另外一個打算。

儘管九位師傅都已經出海失聯,可九玄門,九脈強者,依然不少。

張運國接過了靈符,忍不住再看了一眼一旁的天機玄陣,深吸了一口氣,開口說道,「時間緊迫,這個陣法,還是留給少主吧,我現在立即啟程。」

說罷,也不容楚塵拒絕,張運國毅然轉身就走了。

「等一下。」楚塵喊了一聲。

「大可不必!」張運國一抬手,豪氣萬千,身子一縱,迅速便消失在黑夜裏。

走得非常瀟灑。

張運國自己都有種熱血沸騰的感覺,手握靈符,風馳電掣,以最快的速度離去,即使聽見身後的少主似乎在喊什麼,張運國沒有回頭。

士為知己者死。

少主能夠在這個時候為自己佈陣,自己也能為了少主,奔赴千里,火速請援。

在這一刻,張運國腦海中甚至已經有了畫面感……

在少主危急存亡的時刻,他與九玄門強者從天而降,震懾全場。

想到這裏,張運國的速度更快了。

清風觀後山,楚塵目瞪口呆。

張道長這麼急的嗎?

可是……

我還沒有告訴你捏碎靈符的方法……楚塵嘴角輕輕地抽搐了一下。

靈符內含陣法,如果只是簡單的撕碎,根本不起任何作用。

可他還來不及說出口,張道長風一般離開了。

楚塵撥打張道長的電話,發現張道長的手機還跌落在了地上。

這樣的靈符,楚塵只準備了一張,並且,除了張道長外,他也沒有合適的人選前往九玄門。

「或許……張道長應該有辦法聯繫上吧。」楚塵只能這樣安慰自己了。

清風觀的夜空,繁星點綴。

清風爽朗。

剛剛佈置好的天機玄陣,自然不能浪費掉。

清風觀,可以說是禪城地理位置最好的修鍊之地,在夜幕之下,天地間充斥着的氣息與外界有截然不同的感覺。

楚塵進入天機玄陣之後,這種感覺更加明顯了,抬頭仰望,清風觀後山的洞天福地,彷彿抬手可觸摸漫天星辰。

此時此刻,楚塵幾乎是條件反射閃過了星辰吐納術。

迅速盤膝坐下,用心去感觸漫天星辰。

時間彷彿靜止。

楚塵的腦海中出現了漫天星辰,他彷彿站在了其中一顆星辰之上,遙望浩渺的蒼穹。

下一秒,星辰動了起來。

徐徐旋轉,相互之間,似是有着特殊的聯繫。

楚塵注意到了,這一刻他的心跳呼吸居然與漫天星辰形成了某種特殊聯繫。

一呼一吸。

星辰吐納術。

無心之下,楚塵觸摸到了這門內功心法的門檻。 小胖子和小鬼見牛亮陷入沉思中,都不說話看着牛亮。

牛亮想完事情后發現小胖子和小鬼的眼神,突然哈哈笑道「你們看着我幹嘛呢?有什麼不對嗎?」。

小鬼聽了嘿嘿笑道「我們看你的意思啊!我們到底要不要結拜啊!」。

牛亮聽了道「君子一言快馬一鞭,說結拜就結拜啊!來我們磕頭吧!」。

牛亮說完一手拉着小胖子,一手拉着小鬼,就欲磕頭!

小鬼一下甩開牛亮的手道「哥!我們正式一點好不好,不要這麼隨便嗎?小胖子走我們去賣酒賣肉,賣香這些去!」。

牛亮一聽突然道「不行,要賣你一個人去賣,小胖子不能走!」。

小胖子一聽去賣吃的,用祈求的眼神看着牛亮道「哥!這裏是郊區,我出去一下沒事的,一下就回來!」。

小胖子說完,立即追上小鬼,牛亮一見小胖子不聽自己的話,大聲怒斥道「小胖子!你不想出事的話你就乖乖的聽我的!」。

小胖子一聽牛亮生氣了,立即停下腳步道「是!我聽你的就是!小鬼!你去賣肉啊!烤雞烤鴨之類的來,或者是滷肉啊!這些都對頭!」。

小鬼聽了牛亮的話,心裏知道牛亮和小胖子肯定在外面出事了,來這裏只是避難,也不多說話,瞟了一眼小胖子和牛亮繼續去賣自己想賣的東西!

牛亮不讓小胖子去,不去就不去,一個人也可以完成任務的!

茫茫人海,能結交幾個真心的朋友不容易,現在牛亮和小胖子既然看得起他這個其貌不揚的人,在小鬼心裏已經感到萬分的榮幸了!

小鬼走後一個多時辰,還沒有回來,小胖子急了道「哥!你說小鬼會不會出賣我們啊?」。

牛亮一聽用手敲了一下小胖子的頭道「出賣!出賣你個頭,他知或許知道我們出事了,但他不知道我們發生什麼事啊?在說了!小鬼是什麼人啊?他是一個很講義氣的人,你知道嗎?」。

小胖子聽了牛亮的話似懂不懂的道「我怎麼沒有看出來他講義氣呢?他在磚廠偷偷跑了,連說都沒有和我們說一聲啊?」。

牛亮聽了哈哈笑道「對啊?他是偷偷的跑了,但大家都沒有缺少什麼東西啊?就憑這點就知道他人其實不錯!你看剛才一見到我們,他的眼神就像是看到了自己的親人那麼熱情,可這一點你是做不到的,就現在吧!我不准你去,他連問都沒有問一下究竟為什麼不准你去!加上這點,我們完全可以放心他,知道嗎?」。

小胖子聽了牛亮的話道「知道了!哥!你怎麼那樣厲害呢?就一個眼神,一點點事就能看出來很多事!」。

牛亮聽了哈哈笑道「因為我不是豬,我會動腦袋去想事情啊?」。

小胖子聽了牛亮的話后嘿嘿笑道「哥!你不會說我是豬吧!我就不愛動腦袋去想事情,一想就頭疼」。

「哈哈!這樣好啊?可以睡好覺嘛!」牛亮聽了小胖子的話后忍不住哈哈笑起來。

天慢慢黑下來,今天晚上是臘月十四,天上的月亮好圓好圓啊!

工地上,被月色照耀下看什麼都看得清楚!

耳邊響起了蛐蛐的叫聲,還有河裏的流水聲!

聽到這些,牛亮想到了家,想到了經歷滄桑的爺爺,快一年了,沒有自己的音訊,爺爺會不會擔心自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