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不想你家人和你鬧不愉快。好,我回去睡。你安心好了。」

走時,兩人自然有一記深情的長吻,吻的時候皮森手腳不老實,在她性感的身子上一頓亂摸,弄得她情慾又起來了。

「老公,求你別了,我……我要捨不得你走了。」她按住他的手。

他壞壞一笑,在她耳邊低語:「是不是想做壞事?」

她臉紅透了,但還是點點頭,「求你別欺負我好嗎?」

皮森放開了她,「聽你的,但要想我哦。」

「我每一秒都會想你。」她靠在他胸前,給他最深情的擁抱。

終於,皮森還是離開了,出來后心想也好,希兒與黑蘿莉獨自住幾天了,也該安撫一下這兩個小寶貝兒。

希兒還好,一回去就看到黑蘿莉嘟著嘴,「臭姐夫,捨得回來了?」

皮森故意不理她,抱起希兒親了又親,「希兒對不起,姐夫陪姐姐去了,沒生氣吧?」

「怎麼會呢?」希兒連連搖頭,「這是應該的,我們在家乖乖等姐夫就是了。」

「可有人不乖哦。」他瞄向黑蘿莉。

她氣結,「你現在心裡只有凌子,沒有我們了……唔唔……」

她突然說不出話來是因為皮森吻住了她的嘴,這是她的死穴,一頓親吻她就軟了下來,靠在他懷中含糊不清地一頓抱怨,根本聽不清說什麼,但很甜蜜。

他一邊一個把她們抱進懷中,「要不要一起洗澡?」

兩個小美人歡呼起來。

(本章完)

。 雖然程咬金這個憨貨很是聰明,但是在長安百姓同心協力之下,還是被守衛軍給抓獲了。

百姓們望著被五花大綁起來的程咬金忍不住的笑了起來,早就把之前那些事情給拋之腦後了。

事情也算是圓滿落下帷幕,這也讓房玄齡等人不由的鬆了一口氣。

雖然此時算是幾乎完美的結局了,但是對於李二來說這僅僅是一個開始。

在這一次他看到了一些官員的德行,他不但要重視這事情而且還要殺雞儆猴。

醫學院。

五六個御醫一臉震驚的望著面前的老人,那嘴巴早就激動的合不攏了。

還有不少的學生則是三五成群的小聲著議論著什麼,反正那目光從來沒有離開過正在院子里背著手三步的王大爺身上。

王大爺心情不錯,自從注射了新型的藥物之後,他就可以清晰的感覺到身體一天比一天好。

渾身也有力氣了,以往走幾步都氣喘吁吁的,如今也沒了,彷彿一下子年輕了十多歲。

這樣的感覺好久沒有體會到了。

而且最讓他激動的時候,自己就連以為最為艱難的呼吸也順暢了許多。

自己這病…….難不成是好了?

想到這裡王大爺就忍不住的激動了起來,若是有選擇活著誰又願意去死呢。

「閃開。孫神醫來了。」一聲驚呼,圍攏一群的學生紛紛讓出了一條道路。

孫思邈背著手疾步朝著走了過來,今日剛從戴胄那裡過來,情況雖然有些棘手,但是還能在控制。

剛給戴胄診斷完,開上一副葯,學院的學生就急匆匆的趕來,說是王大爺好像是好了。

這可把孫思邈給高興壞了,大手一揮把藥方開好之後,就急不可待的趕了回來。

「這——」孫思邈望著已經和常人無二的王大爺,一下子楞在了原地。

眼神之中帶著一絲不可置信,聲音顫抖的問道:「這…才幾天啊,怎麼就…就好了呢?」

別說是孫思邈了,整個醫學院的學生和老師都是一臉震驚。

對於他們來說肺炎和氣疾相當於是絕症,一旦染上根本無藥可救。

只能等死。

而今日,這徹底刷新了他們的三觀,這病不但有的治,而且還能治好。

這怎麼可能?

他們到現在都是嘴巴張的大大的,下巴都快掉了下來。

太不可思議了!

一個御醫吧唧了幾下嘴巴,回過神,看見了孫思邈,急忙迎接了上去,「孫神醫,您終於回來,您快給看看他到底是不是好了?」

一聲頓時讓在場陷入震驚的御醫回過了神,紛紛向孫思邈開口請求道。

「是啊,孫神醫您快給看看。」

「對啊,我們這醫術不如您,您看看。」

「……」

「也好。」孫思邈回過神,點了點頭,快步走到王大爺身邊。

「王大爺,你感覺怎麼樣啊?」孫思邈帶著滿臉的期待開口問道。

王大爺摸了摸腦袋,揉了揉胸口,「孫神醫,老朽覺得已經好了,而且好像跟年輕了十多歲一樣。」

孫思邈聽到這話,一臉的驚喜,連忙開口道:「來我給你號一下脈。」

「行。」

兩人直接就在院子中的石椅坐了下來,孫思邈深吸一口,雖然開始給王大爺號脈了起來。

周圍的御醫也急忙圍攏了過來,一個個小心翼翼的看著這一幕。

就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的,生怕會影響到孫思邈。

「好啊,脈象平穩,就是有些小毛病,休養一段時候就行了。」孫思邈放下手,一臉震驚的看著王大爺開口說道。

「好啊…好啊…」

此話一出,圍攏的御醫一個個都的小的合不攏嘴,那眼淚情不自禁的就流了下來。

就連孫思邈都有些情不自禁,那眼眶一下子就紅了起來。

「好啊!見效了!」

「真是神奇啊!」

「誰說不是呢,我怎麼就感覺跟仙丹似的,不但治病了,還年輕了呢!」

「誰說不是呢。」

周圍的學生也紛紛議論了起來,那眼神之中充滿了渴望。

王大爺剛送來的時候情況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不要說是這麼走動了,就連說上幾句話都忍不住的咳起來。

那看著幾乎算是半身進了鬼門關,這才多長時間啊,整個人跟換了一個人似的。

「好啊,您老別急,在這裡我們在給你好好調養一下,順便看看情況。」

孫思邈平復了一下心情,開口說道。

「瞧您說的什麼話,老朽這條命都是你們的,老朽進來時候都沒打算活著出去。」王大爺站了起來,一臉笑容的說道。

「孫神醫,您瞧,咱們是不是要跟陛下稟告一下?」一個御醫站了出來,小聲的向孫思邈詢問道。

「行,你們去吧,我要再給他做一個全身檢查。」孫思邈頭都沒抬起來,再次把手放在了王大爺的手腕上號脈了起來。

「韓元,你人呢,大好事啊!」程咬金推開大門,剛踏進院子里,就扯嗓子大聲的吆喝了起來。

韓元正撅著屁股捯飭這一個奇怪的東西,聽見這熟悉的大嗓門,無奈的搖了搖頭。

「盧國公,你這嗓門不去市場買菜實在可惜了。」

「嘿嘿,你瞧你說的什麼話,我這可是向你來祝賀的啊!」程咬金嘿嘿一笑,小跑來到了韓元身邊,探著腦袋說道。

「岳父,老舅你們來了。」韓元站起身,揉了揉老腰,朝著眾人行了一禮。

「元兒,我可是有個好消息要告訴你,你猜猜。」李二並沒有直接告訴韓元,而是一臉笑容的問道。

韓元擺了擺手,翻了翻白眼,沒好氣的說道,「反正絕對不是給我錢。」

「什麼好事啊,我看又是麻煩事。」

韓元撇了撇嘴,再次低下頭拿著棍子攪拌起來架在院子中央的那口大鍋。

這話一出,眾人不由的一愣,不過很快便回了神,也是這位的想法總是有些奇怪。

「孫神醫方才給朕傳來消息,說是青霉素有效果了,那個王大爺好了!」李二也沒有繼續賣關子,直接開口說了出去。

「嗯,我知道了!」韓元沒有任何的反應,只是一臉平靜的額點了點頭。

嗯?

眾人一臉古怪的對視一眼,這到底什麼情況啊?

這事難不成不應該是一個天大的好事么,要知道這玩意一出來,基本算是一味神葯。

等於是沒人都多了一條命啊!

「你都不意外嗎?」房玄齡有些忍不住的開口詢問道。

韓元不屑的抬起頭看了房玄齡一眼,沒好氣的說道,「我自己搞出來的東西我意外什麼1?」

「再說了,這玩意又不是全能的,我見過的神葯比這玩意多多多了。」

「瞧你們一副沒見過世面的樣子。」

韓元用棍子攪拌了一下,覺得火候差不多了,便指揮起了下人。

「老程,你閃開一點。別影響我幹活。」韓元沒好氣的扒拉一下程咬金。

程咬金尷尬的撓了撓腦袋,往後退了幾步,那一臉好奇的盯著面前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