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婆,別管他了,你快吃吧,再不吃就涼了。」

老太太和藹的笑着點點頭,垂首,優雅的吃起碗中的餛飩。

過了會兒,楊昭霖和王鍇剛解決完最後一個餛飩,老太太就急不可耐的催著倆人回書房寫作業。

「外婆~」

「乖,聽話,桌子外婆自己會收拾,你們倆現在最主要的任務就是好好學習。」

「外婆我們來收拾。」楊昭霖王鍇倆人相視一眼,異口同聲道,手剛碰到桌上的碗勺,老太太頓時冷下了臉。。 唐國慶微微偏頭眨了眨眼睛,這才道:「這會兒也沒有回去的車了,一會兒來了計程車,咱們就先去酒店住一晚。」

其實兩人下午就來了,但因為不知道唐妺什麼時候的飛機,也就沒有叫車,也沒有訂酒店,就一直等到了現在。

唐妺心裡輕嘆一聲,這才開口:「不用了,咱們有車。」

恰在這時,一道挺拔有力的身影走了過來,他站在唐妺旁邊問:「是唐小姐嗎?」

唐妺扭頭看他,一眼看出對方是個練家子,從渾身泄露的氣息來看,只是比宋洋略低一籌。

她道:「我是。」

「爺叫我來送您回家,請跟我來。」

「是你,好心小哥?」這時蘇尚驚訝的聲音響起。

司機看過去,先是一愣,而後終於明白過來他家爺為什麼讓他帶張輪椅了。

他的態度也放的很尊敬,「您好。」

唐妺挑眉:「怎麼回事?」

蘇尚道:「我和你爸來的時候沒有帶輪椅,他……不能久站,還是這位小哥來的時候看到了,將輪椅借給了你爸。我一直沒找到他,還以為他走了。」

唐妺看向他,真誠道謝:「謝謝你。」

司機毫不猶豫賣了自家爺:「小姐不用謝我,這也是爺提前吩咐我的。」

唐妺微微眯眸,卻也沒有繼續說什麼,而是看向蘇尚兩人:「我們先上車吧,外面冷。」

「好好。」

蘇尚應聲,將唐國慶推到車旁,等他坐上車,司機主動將輪椅放進了後備箱,之後一行四人坐車往瀘縣趕。

S省處西南方,瀘縣偏西。

這地方冬天很難看到雪,基本下下來就是雨了。

瀘縣還有個很美的名字「濛城」,正是因為這裡的雨季很多,大多時候整個城市都罩在一片煙雨朦朧中。

今天晚上沒有下雨,不過整個縣城都被籠罩在了一片薄霧之中,很有Y市的霧都之貌。

唐妺家在老城區,會經過一段古風韻味濃厚的青石板巷廊,兩旁的建築是民國時期的建築,如今倒是被照顧得很好。

過了這段路程后,便到了老城區的地段。

這裡高樓不多,舊樓不少。

越往前走,唐妺便覺得四周的景色越眼熟。

最終,車子在蘇尚的指引下,停在了一棟貼了瓷磚的矮樓前。

司機幫忙將輪椅留下,跟唐妺說了一聲就開車離去。

唐妺扶著唐國慶坐在輪椅上,蘇尚則過去拿鑰匙將門打開,又過來推著唐國慶進屋,還不忘回頭對唐妺道:「你的房間都給你收拾好了,現在快兩點了,先睡覺,有什麼話明天再說。」

唐妺回了聲好,目光掃了一圈熟悉的房間和布置,拖著行李箱走進記憶中的房間。

房間不大,但布置和她記憶中的一樣。

她將行李箱置於角落,抬步走到衣櫃門前,打開門一看,裡面是一溜的看起來有點兒年頭的衣服,這些衣服和前身穿的衣服很不符合,倒是挺對她的胃口。

都是很簡便的服裝,而且看起來應該是剛洗過沒多久,但即便如此,也掩蓋不住久久沒有人用過的霉味。

在這一眾舊衣服的前方則掛著幾件新的衣服,上下身都有,還都是冬天穿的,只是和她身上宋初準備的衣服面料沒法比。

但也看得出來,這是這對夫婦在知道她要回來后特意給她新買的。

她又扭身看向門口不遠處,那裡放著一張書桌,只是書桌上記憶中的書和下面的紙箱已經不見。

家裡就只有一個浴室,唐妺拿著換洗的衣服要去洗澡,突然手機鈴聲響起。

唐妺這才想起來自己回來的時候忘了給宋初說一聲了。

她走過去拿起手機一看,果然是宋初打過來的。

「對不起,回來之後忘了,你還沒睡?」

宋初道:「沒事,我理解,馬上就要睡了。」

唐妺有些不好意思,讓人等了這麼久,結果還被自己放了鴿子。她道:「那你趕緊睡吧,我去洗個澡也睡了,有什麼咱們明天再說?」

宋初沒有遲疑,應了一聲,「好,你也早點睡。」

匆匆洗了個澡,唐妺便將自己扔進了小小的床。

這床已經有些年頭了,她記憶中一直睡的就是這張床。

床不寬,一米五,長度也只有一米八,對於以前的她來說勉強夠,但對於如今身高一米七五的個子來講,就有些逼仄了。

索性被子大,唐妺用被子裹住腳,身子一蜷,倒也能睡。

也不知道是靈魂得到了歸途,還是熟悉的味道讓人特別有安全感,這一覺唐妺睡得很熟。

熟到……

「哎呀我的乖乖,你怎麼睡到地上來了,地上多涼啊,快起來起來起來!」

被大嗓門兒喚醒,唐妺便發現床墊竟然如此之高。

她伸手撓了撓頭,又立馬縮了回來,然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裹著被子蹦上床。

昨晚疲累的她沒有發覺,家裡竟然這麼冷啊。

不像北京,家裡還有地暖,這個家裡別說地暖了,連台空調都沒有。

剛才只是從被窩外伸出一隻手,就冷的她受不了。

若是在京城是這樣的天氣,她想宋初喚她起床只有兩個極端,一個就是立馬清醒從床上蹦起來,一個就是打死不起,愛誰誰。

果然,還是有錢好啊!

見她這樣,蘇尚又好氣又好笑,「我還以為你出去了有多大改變呢,結果啥也沒變,還是和從前一樣,睡個覺都能從床上滾下來。」

唐妺縮在被子里道:「你該慶幸自己被子準備的厚,不然我現在就已經生病了。」

蘇尚傲嬌的哼聲,「我還能不了解你?睡覺最沒個正行了,以前你就總是這樣,你的被子我都縫的比任何人的都厚,不信你去看看朝朝的房間,跟你的壓根就沒法比。」

唐妺呵呵乾笑,而後才反應過來,「你怎麼一大早出現在我的房間?!」

蘇尚白了她一眼,「我不得打掃衛生?」

「我的房間我可以自己打掃,你下次別這麼直接進來了。」

蘇尚動作頓了頓,沒有說話。

唐妺只好解釋了一句:「孩子大了,總得有個屬於自己的獨立空間吧!」

蘇尚不高興地回道:「行行行,我知道了,我還不樂意多掃這一塊兒地呢。」

這時唐國慶的聲音從房間門外響起,「你媽不是故意要去你房間打擾你的,她就是怕你睡不好,想要看看你才找的借口罷了。」

唐妺抿了抿唇,知道自己誤會了,她輕輕應了一聲。

蘇尚有些扭捏,不高興地沖外面喊:「就你話多。行了,我要到點兒上班了,你自己起來把飯熱熱吃了,明天我放假,到時候帶你去再買兩身衣服。」

唐妺沒有多問,點點頭,等她出去之後,她也從床上麻溜的起來了,起來后就看到手機上有未讀微信。

宋初發過來的,時間還是在一個小時之前,現在已經八點半了!

給他回了信息,出去之後就見唐國慶正坐在沙發上看電視。

見她下來,他道:「早飯在蒸鍋里,你自己去端出來吃。」

唐妺熟門熟路走到廚房,從蒸鍋里端出早餐。

一碗黑米粥,三個大包子,兩根油條,一疊鹹菜。

雖然比不上在京城時的豐盛,但意外的讓人有食慾。

「包子和油條還是在那家鋪子買的,你嘗嘗還是不是你記憶中的味道?」

唐妺聞言手中動作一頓。

這話聽起來是父親關心孩子的念叨,但唐妺還是從裡面聽出了淡淡地埋怨。

才兩年而已,那家鋪子都幹了幾十年了,味道又能有什麼改變?

他不過是藉此說她許久不回家看看。

唐妺放下筷子,輕聲道:「這兩年,讓你們傷心了。」

唐國慶輕嘆一聲,慢慢挪步走過來在唐妺旁邊坐下,抬手輕輕拍了拍她的頭頂,「我也不是怪你,但確實傷心,你媽她雖然大大咧咧,但其實我見過她好幾次偷偷暗地裡流眼淚。」

唐妺心中酸澀,她知道這絕不是前身的緣故,很有可能和這具身體最初的感情有關。

至於這份感情屬不屬於她自己,還有待驗證。

她道:「對不起!」

唐國慶將包子油條往唐妺面前推了推,微笑著開口:「都過去了,你回來了就好,我和你媽我們都很高興。快吃吧,吃完飯來跟我說說你在學校里的生活,咱們父女倆也好久沒有好好說過話了。」

唐妺埋頭吃飯。

以前的記憶她依舊不完整,但面前的食物卻總能給她熟悉感。

她突然抬頭笑笑,「是熟悉的味道。」

她想,謝清韻說的話是真的吧。

之後父女倆坐在沙發上一邊看電視一邊聊天。

前兩年的經歷唐妺沒有說,那不是她經歷過的,她只著重講了這半年的經歷。

唐國慶聽得心生嚮往他嘆了口氣道:「咱們家就你一個人上了大學,我們都為你驕傲。」

或許是當初的那道疤在心裡印的太深,唐國慶看著她道:「末末,你也不要怪爸媽,當時那種情況下……若是可以,我也不願意你們姐弟倆輟學。我和你媽也不是重男輕女,只是想著盡量一碗水端平。不過你們姐弟現在都過得挺好,想來當初我們的想法真的是錯誤的吧。」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重生成熊:開局簽到雷霆咆哮》今晚太累了 我緩緩走向帶頭的男弟子,那弟子看了看顯出原形的夔牛略為不解,開口問道:「你們是誰?為何有妖修在此?」

他的問題引起我們的好奇,印象中此人便是嚴漯河他們離開前囑咐事項的弟子,應當在蓮鏡壇有些地位,怎麼好似不知情?我面不改色地開口問道:「你不知道為什麼會有妖修?不可笑嗎?」

他皺眉說道:「難道該要有嗎?你們毀了壇主的煉藥重地,還有理了?」

若儀:「你是說那裡?煉藥重地?關了滿滿的妖修所以是煉藥重地?倒底是何人可笑!」

弟子:「姑娘你胡說什麼呢?師傅他就是取了妖丹便會放走他們,怎麼可能都是妖修?」

我與若儀對視一眼,心中萬分疑惑,莫非他們並不知情?

我又接著問道:「我們救出了上百名的妖修,裡面關著的,除了活著的,其他全是被凌虐至死或者被強行取丹的小妖。你們都不知情?」

看著他們茫然的表情,我也不再廢話,直接把他們帶到了受傷妖族躲避的地點,對著陵澤說道:「陵澤,看好他們,他們不知情,我們便不要傷及無辜。」隨後我轉頭看向已然震驚地回不過神的弟子說道:「門內現在還有多少人?我們並非要抄了你們宗門,只是要阻止嚴壇主為非作歹。若你們不知情,待此事事畢,定會讓你們離開。」

這領頭弟子雖有些難以置信,但事已至此他卻不得不信,思慮了半晌后開口說道:「門中現下還有13名弟子,3位在外遊歷,加方才出去的弟子就已經是所有人了。」

旁邊一人卻開口說道:「師齊湘你這是要把蓮鏡壇賣了嗎?!」

師齊湘不答,另一名弟子則開口道:「吳師兄,都已經如此了,難道眼前這些妖的狀況還不明顯嗎?你看壇主以前說了什麼?如今我們看到的又是什麼?難道看到的就不作數嗎?」

吳師兄嘲諷一笑:「壇主說什麼?對,壇主說過妖丹取了就放他們走。你記得壇主放走的幻妖嗎,他不也好好的?壇主可有至他於死地?他沒有!如今我們看到什麼?是,他們是受傷了,可那又如何?你又怎麼知道不是他們作了惡才被抓起來懲治的?難道就憑他們一面之詞就得以推翻這幾年壇主對我們的好、對世人的貢獻嗎?說的什麼渾話!白戚茨我真他媽看錯你了!」

白戚茨被罵地臉色一青一白,不再答話。我開口說道:「無論如何我們都會等嚴壇主親自解釋,若事情不只這麼簡單而是另有緣由,我們也不可能糾纏不清。陵族長,這裡麻煩你。若儀、凜遠、逵沐,走。」我嘆了口氣。他利用麒麟獸並要一舉滅掉磯女族的事已然板上釘釘,而他也確實戕害諸多妖族,此事不可能善了。若以無殤個性,受害的假如只他一人,他定不會因耳翼受損而害死一條人命,即便耳翼在他們一族有如此意義。可他千不該萬不該以如此手段殘害無辜生命,造成如今這般局面。

於是我們捕獲了其餘尚在門中的弟子,將他們一同帶到了門中大廳等待壇主歸來。 玄陰劍派,議事大殿。

玄陰劍派的高層匯聚一堂,主座上坐著的,赫然是代宗主謝正陽。

宗主邱靈子常年閉關,行蹤難測,除了葉康上山的時候出現過一次外,就再也沒有露過面,玄陰劍派目前主持大局的人,就是謝正陽。

當然,相比於謝正陽這個代宗主,長老會的決策才是決定性的,就算是謝正陽是代宗主,也無法在玄陰劍派一手遮天。

「各位,天炎帝國巨變的消息想必大家都知道了,自從聖天教那次襲擊極火宗之後,魔道的勢力便開始積極擴張,那聖天教更是肆無忌憚,先是滅了極火宗,這次又兼并了天炎帝國諸多大小幫派,我只怕,我們玄陰劍派也會成為他們的目標。」

謝正陽巡視了一圈眾人,似乎挺是擔心道。

「這個倒不必太過憂慮,畢竟現在鳳虛宮和白雲宮在爭這個正道領袖的位置,它們才是魔門的首要目標,我們目前應該還算安全。」

長老席上,發話的正是紫袍長老,馮長老。